您的位置 首页 早安心语

灌河文学 · 名家友约 | 庞余亮 :火焰的判决以及宽恕

火焰的判决以及宽恕
——读育邦《伐桐》有感
◎庞余亮
“……灯塔在哪里?
哦,我们看不见。
晚风谦卑地吹拂山林。
它正在我们的体内生长。”
这是育邦最新诗集《伐桐》中的最后四行。读到这里,我仿佛看到了育邦眼中的灯塔,是一盏位于斑驳之城中的一盏台灯,诗人育邦在灯下写诗。写小说。写评论。弹古琴。抄佛经。临残帖,访旧友,空闲的时候,打开柴门,去慰问寂寞的山水。
斑驳之城就是南京。南京的诗人很多,小说家更多,但育邦只有一个,可以简单说是“育邦气质”,他几乎独立于南京及其当下的现实和意象之外,反叛的意味一直在弥漫,就像一个寂寞的伐木者,“伐木者听不到任何声响。”
没有任何声响,内心却是时代堤岸的崩塌之声。
“三十五岁的秋天,一个傍晚
夕阳向如方山缓慢地下沉
暮色到来时,透彻的凉意
从四面围了过来
对于砍柴汲水,我已厌倦
让斧柄腐烂吧
这一时刻,我寻找
一颗星星,飞升过去
种上唯一的一朵花
从那时起,我们
相互驯养”
我特别喜欢这首叫做《傍晚》的诗,她是上苍赐给孤独者育邦的奖赏。在南京这座斑驳之城里,育邦是躲藏的人,或者就是隐居的岛屿。他的决绝和他的隐忍就这样奇妙地结合在一起。
“我代表人类,走进栅栏
此刻,我是明朗的。”
是的,人类之诗!每个诗人的理想就是人类之诗,砍伐是纸面上的砍伐,弹奏是纸梯上的弹奏。如果你安静下来,穿越育邦无意布置的迷宫里,你可以看到无数的镜面,无数个时空里的育邦。
“哦,青蛙小沙弥。
请带上荷叶与黑夜去旅行。
不要徒手攀爬悬崖。
薄冰,是你的家园。
你的女朋友在池塘里等你。
哦,不要假装!
请在大淖中受戒!
时光给予你救赎。”
在这首《小青蛙之歌》里,青春的育邦,疼痛的育邦,无望的育邦,如此明朗,又如此巧妙地和汪曾祺焊接在一起,育邦这个斑驳之城里的明朝书生,他从汪曾祺的文本里长出了不一样的汪曾祺。
“你沉溺于大自然的果实
却忽略了植物和花朵。”
果实是虚妄的,生活是灰尘满面的。我最喜爱的长诗《七月之光》里,育邦从未完成抵达了完成。这样的完成如此疼痛,就像被育邦伐下的焦桐,这块焦桐后来就被蔡邕亲手制作的那张焦尾琴。
——育邦会是蔡邕的转世灵童吗?
这个“亡命江海、远迹吴会”的蔡邕,多年之后,穿越这么多年的时空,在浑浊不堪的的烈火中抢救出那段尚未烧完、声音异常的梧桐木,然后就化成了这本带着疼痛手指的《伐桐》!
“通过加法,
你占有了更多的星星。
明亮的,晦暗的,
浩瀚的天宇间,沉默的天平。
语言的灰烬,夜光纤维
……微弱的制衡。
自我流放中,一封
家国来信。
被撕成碎片。
你从森林里,
借来一根树枝。
手杖,一匹灰马。
逆流而上。
在千树繁花间,
抚摸水与土的伤疤。
每个时辰。”
在这篇《家国来信》里,桐木经受了火焰的判决,但在斑驳之城的深夜琴声里,诗人育邦宽恕了所有的疼痛。

……灯塔在哪里?
哦,我们看不见。
灯塔DENGTA
作者简介庞余亮,1967年3月出生于江苏兴化,毕业于扬州师范学院。做过教师和记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泰州市作家协会主席。著有长篇小说《薄荷》《丑孩》《有的人》《小不点的大象课》《神童左右左》《看我七十三变》《我们都爱丁大圣》,散文集《半个父亲在疼》《纸上的忧伤》《顽童驯师记》,诗集《开始》《比目鱼》《报母亲大人书》、小说集《为小弟请安》《擒贼记》《鼎红的小爱情》《出嫁时你哭不哭》、童话集《银镯子的秘密》《躲过九十九次暗杀的蚂蚁小朵》等。曾获1998年柔刚诗歌年奖,第五届汉语双年诗歌奖,紫金山文学奖,第二届扬子江诗学奖,第二届孙犁散文奖、首届曹文轩儿童文学奖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泰州市作家协会主席。

扫码关注“灌河文学”

扫码阅读《云梯关》电子书
温馨提示
近期热点:
“我心向党”主题征文活动
参赛时间:
2020年7月1日~2021年3月10日
通知链接如下:
灌河文学 | 响水县关于举办 “我心向党”主题征文活动的通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