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词汇学论文(她,搭建了汉语词汇学的理论体系——缅怀葛本仪先生)

词汇学论文
长按二维码订阅《中华读书报》
《葛本仪文集》于近日正式出版。葛本仪(1933—2020),祖籍山东潍坊,1933年2月出生于青岛,2020年1月于济南去世。曾任山东大学文学院教授、汉语言文字学专业博士生导师。曾获山东省“三八红旗手”“专业技术拔尖人才”等荣誉称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2018年7月被山东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评选委员会授予“山东省社会科学突出贡献奖”,2018年12月被山东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评选为“山东省社会科学名家”。
葛本仪教授毕生从事语言学教学与研究,尤其致力于汉语词汇学理论研究。先后出版专著《现代汉语词汇》《汉语词汇研究》《现代汉语词汇学》等,主编《信息处理用现代汉语三万词语集》《当代汉语流通频度词典》《语言学概论》《新教学语法概论》《实用中国语言学词典》《汉语词汇论》《汉语词汇学》等,发表《汉语的造词与构词》《论合成词素》《词义的语用研究》《论动态词义》《词义演变规律述略》《再论同义词》等一系列重要论文。成果先后获“山东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国家教委优秀科研成果二等奖”“华东地区优秀教育图书奖”等多项奖励。
葛本仪先生《葛本仪文集》由山东大学文学院中文专刊项目资助,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共分4册。第1册收录了1961年的《现代汉语词汇》、1985年的《汉语词汇研究》以及2001年的《现代汉语词汇学》。第2册收录了2014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现代汉语词汇学》(第3版)。第3册收录了1988年出版的《语言学概论》和1999年出版的《语言学概论》(修订本)。第4册《静思集》收录了葛先生论文、序言等共计39篇,代表性论文有《现代汉语词辨识》《汉语的造词与构词》《论合成词素》《论汉语合成词形成的有理性》《论汉语词形成的基础形式》《词义演变规律述略》《论动态词义》《词汇的动态研究与词汇规范》《再论同义词》《论词汇静态、动态形式的结合研究》等。
《葛本仪文集》的编辑工作始于2018年底,当时先生尚健在,文集的设计是由先生亲自把关的,先生还专门为《语言学概论》撰写了作者说明。文集的目标是全面展示先生的学术探索历程,按照原来的设计,它除了收录目前的7种著述外,还计划收录《现代汉语词汇学》英文版和《语言学概论》台湾繁体版,但由于各种原因,最终未能实现。先生始终关心着文集的编辑出版工作,然而2020年1月16日先生骤然仙逝,竟未能看到文集的面世。
在《葛本仪文集》出版之际,山东大学文学院举办座谈会,缅怀葛本仪先生的杰出学术造诣、突出育人贡献和崇高人品风范,并在会上将《葛本仪文集》正式发布。下面是部分与会的语言文字学专家的发言。其他专家的发言和文章将在《葛本仪纪念文集》中发表。
葛本仪先生追思会合影
桃李满天下,此之谓也
李行健(原国家语委委员、语文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
《葛本仪文集》是本仪同志一生学术探索和学术成果的集中展现,它的出版是继承和发扬本仪同志学术思想和学术精神的一件大事。我和本仪同志相识相交40多年,她那亲切热情、平易近人的形象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她对我工作的支持和帮助,令人难以忘怀。
本仪同志年长我两岁,我们相识于参加黄伯荣、廖序东先生主持下编写《现代汉语》教材时,共同工作了多年。前年纪念《现代汉语》教材出版40周年时,她知道召开纪念会很高兴,但因事未能到会。每次修订教材时,她都会提出很好的意见和建议。她是黄廖本《现代汉语》教材建设的功臣,为这本教材的长盛不衰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1993年在天津召开了“首届全国现代汉语词汇学术讨论会”。1992年秋,刘叔新同志到北京找我,说到拨乱反正后,词汇研究远远落后于语法研究的问题。由吕叔湘和朱德熙先生领导的语法学术研讨会已经开过6次,我和他都参加过,而词汇学术研讨会却一次也没开过。他希望由南开大学和语文出版社联合发起召开词汇学术研讨会。我当时正主持语文出版社工作,自然很赞同刘叔新同志的倡议。首先就想到怎样将词汇学研究的代表人物邀来与会,并请他们为讨论会提供论文。在邀请的名单中自然少不了葛本仪同志。她先后出版的《现代汉语词汇》和《汉语词汇研究》,有很好的影响,她还不断发表了一些有创新性的论文。邀请发出后得到她大力支持,专门撰写了《论汉语合成词形成的有理性》。在文章中,她辨证地论证了合成词构成的有理性和任意性,把对这个问题的讨论大大推进了一步。她说:“合成词形成的有理性和任意性是语言现实中的客观存在,也是一种必然的现象。”“这就是合成词形成的有理性和任意性的对立统一关系。”(《词汇学新研究》171页,语文出版社1995年)本仪同志提交的高质量的论文为讨论会增色不少。这次会议也为此后连续定期召开词汇学研讨会开了一个好头。
2012年10月,由刁晏斌同志牵头在北京香山召开“第一届两岸四地现代汉语对比研究学术研讨会”。当时我们“规范词典编写组”正承担着国家任务,同台湾学者共同编纂《中华语文大词典》。从学术上说,这次会议同我们工作相当密切,我们很支持召开这次会议。我建议并具体联系在香山公园内风景优美的蒙养园宾馆开会,希望能请一些老专家学者参加会议。我劝说葛本仪同志,衷心希望她能与会。我想让她放松休息一下,请她会后留几天,我们陪她在北京西山风景区走走,所以没有请她写论文或专题发言,只希望她能与会,如有可能即兴说说就行。她终于接受了邀请,让一位学生陪同来北京出席。本仪同志在大会上作了一次即兴发言,所说的意见对两岸语言研究有很强的指导性。她认为“两岸四地现代汉语是一个由多种因素叠加构成的相当复杂的集合,要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就应当而且必须从不同层次的划分入手,否则就只能流于粗放和粗疏”(《两岸四地现代汉语对比研究新收获》380页,刁晏斌主编,语文出版社2013年)。所以她提出“研究中应当强调和突出层次性”。本仪同志把“层次性”问题作为一种“宏观的思想和原则”,无疑对后来的研究很有教益。这体现了她敏锐的观察力和高深的学术素养。
本仪同志在教书育人、待人接物和学术研究上留下了不少宝贵的遗产,值得我们学习、继承和发扬。
作为一个老师,教书育人能做到她那样好,实在不容易。我也做过老师,但深感自愧不如。她关爱学生,千方百计让学生学好知识,不仅在教学方法上不断钻研改进,更难得的是自己无私地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给学生课外辅导。正因为这样,才培养出了众多的人才。我看到一个材料,统计现在全国各地担任词汇学博士生导师的,很多都是本仪同志培育的研究生。所谓桃李满天下,大概也就是如此吧!
其次,本仪同志在学术上刻苦钻研、锲而不舍、勇于创新的精神很值得我们学习。她提出了不少发人所未发的见解,深受学林重视。她的著作一再重印,其发行量远远超出了一般学术著作。
第三,本仪同志平易近人、坦诚热情地待人接物的风范,为我们作出了表率。凡与她打过交道的人对她都有良好的口碑,我也深有体会。我记得有一年我同苏新春同志看望她时,新春同志还动情地说到,他从外地到济南拜见本仪老师时,葛老师知道他的住处还没有安排,就热情地留他在家里住下。正如有的同志说的那样,她待学生如同母子。她的一个广西贫困地区的学生,希望下次词汇学讨论会能到他们学校召开,以促进少数民族地区教学和科研的发展。本仪同志很支持,并积极去向有关同志反映。这表明她对别人的困难或对社会有益的事情总是尽力帮助,无私地支持。有一年我到山东大学讲语文规范化问题,会后她召来她的研究生,其中有在读的和已经留校当教师的共10多位一起欢聚,充分感受到本仪同志待人的热情周到。她每有新著,总会寄一本给我学习。这些事真是难以尽言。
本仪同志走了,是我们语言学界和教育界的重大损失,我也痛失一位难得的学长和益友。本仪同志,祝愿您好好安息,我们会永远怀念您!
《葛本仪文集》(全4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21年4月第一版,480.00 元
方言研究离不开词汇研究
李如龙(厦门大学教授)
葛本仪教授是专攻汉语词汇学的,在现代汉语词汇学的理论研究、体系研究、特征研究中做出了卓越成绩,提出了许多有独到见解的观点。我本来是研究汉语方言的,但在研究中越来越感受到词汇的重要性。词汇是语言形音义的综合体,鲜明反映了汉语方言音义的特征。我提出了方言特征词理论,认为方言特征词对认识汉语方言特点有重要意义,它在汉语方言分区划分上的作用,也越来越受到同行关注,更坚定了我要全身心投入词汇研究的决心。
1999年我从暨南大学来到厦门大学,当年就招收了汉语词汇学方向的博士研究生。第二年与新春同志一起主办了第三届现代汉语词汇学研讨会。就是在那次研讨会上,首次见到本仪教授。她带着多位弟子参会,发表了重要论文,对研讨会提供了很好的支持。我们在会议期间有很多交谈,交换了对很多词汇问题的看法,甚是投机,相见恨晚。本仪教授的儒雅风度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之后在多次词汇学会上我们还见了面,多次请益,收获多多。
今天我没能亲临会场,特说几句话表达我对本仪教授的怀念,表达对她的词汇研究成就的敬意,也对《葛本仪文集》的出版表示祝贺!
值得重视的词汇动态性研究
赵世举(武汉大学教授)
葛先生是一位我非常崇敬的著名语言学家。我没能有幸入葛家之门,不过我自命为先生的私淑弟子。我到了武汉大学以后,词汇学没人做,安排我开这个课,葛先生的著作读得比较多。我记得很清楚,和先生第一次谋面,是2002年的5月,在石家庄,是在苏宝荣先生主持承办的第四届全国词汇学会议上。那次葛先生带着弟子,整整齐齐一大排。第二次是2004年,也是老师们对我的信任,叫我在武大承办第五届词汇学会议,同样,葛先生又是带了一大群优秀的学生与会。还有一次就是2012年,葛先生亲自主持,在山东大学召开第九届词汇学会议。无论是读她的著作、文章,还是和她有限的几次接触,都让我从各个方面,对葛先生崇拜一生。
葛先生的学术思想和学术精神值得我们学习。葛先生1950年代就开始主攻词汇学。相比今天,那个时候,词汇更没有多少人重视。葛先生从那时起一直坚持不懈研究词汇学。就我对她的著作的学习体会,我认为葛先生在词汇研究方面,有非常多的建树和突破。因为在过去,我们的词汇研究,由于客观原因的限制,更多的是考据式的研究和词典式的研究,但葛先生的研究把主要的着力点放在词汇的系统性的研究和词汇重大理论问题研究上面,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难得的。
葛先生关于词汇的动态性的研究,我印象非常深刻。1950年代、1960年代初还在争论词汇有没有系统性。在那个时候,她就已经有了明确的系统思想,而且有了非常深入的研究,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就是词汇动态性的研究。过去对词汇动态性的研究,学界也有所涉及,但基本上是集中在历时动态上。这种由古到今的发展变化大家看得出来也感受得到。她不仅在这个方面做了非常系统的梳理,在另外一个过去我们关注不多或者关注不深的共时动态性的研究方面,应该说,她是具有开拓性的。我们在座的有多位在她这个思想的指导下,有很多专著出版。所以,她是站在词汇系统的整体来看词汇的系统性,而且是把历时和共时结合起来研究词汇的系统性。我觉得,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能够从这样一个高度和这样一个很强的系统性的视角研究词汇,研究词汇动态性的,实事求是地说是不多的。
年轻时候的葛本仪先生大学讲坛上完成的理论建构
苏新春(厦门大学教授)
我们期盼已久的《葛本仪文集》正式发布,是可喜可贺的事情。《文集》必将在我国词汇学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为词汇学的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
先生作为词汇研究家,数十年锲而不舍,久久为功。1961年,先生28岁时出版了第一本词汇学著作,名为《现代汉语词汇》;1975年,先生42岁,出版了《现代汉语词汇》修订版;1985年,先生52岁,出版了《汉语词汇研究》;2001年,先生68岁,出版了《现代汉语词汇学》;2004年,先生71岁,出版了《现代汉语词汇学》修订版;2014年,先生81岁,出版了《现代汉语词汇学》第三版;2018年,先生85岁,英国卢德里奇出版社出版了《现代汉语词汇学》英文版。这是现代汉语词汇学著作第一次由国际出版公司以购买版权的方式出版,是汉语学者自己建构的汉语词汇理论知识体系被国际知识界接纳、认可、传播。
《现代汉语词汇学》第三版和英文版1961年至2018年的57年中,一个理论体系,先后七个版本,可以说先生的现代汉语词汇学研究著作具有问世早、重理论建构、体系性强、修订版次多、完善程度高、使用广泛、最早走向国际的鲜明特点。我经常想的一个问题就是先生治词汇学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特点,背后原因是什么,它达到了怎样的功效?先生那女性学者的精细,固然是一个重要原因;理论修养深厚,逻辑思辨缜密,也是重要原因之一;而我常想到的是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教师这一职业特征,它可能在更底层上起着更为深沉的作用。先生的词汇理论研究是在高校讲坛上完成的。课堂是这部著作的传播平台,学生是这部著作的使用对象,知识的建构与铺陈,章节的先后与疏密,都与课时多少、学习难易、节奏快慢相吻合相贴切。努力使教学过程明晰,使学习者昭昭,使学习效果朗朗,这是先生的词汇理论体系一直追求的理想。故我认为先生不仅是杰出的词汇学研究家,还是杰出的词汇学教育家。也就是说先生的理论建构,是与理论的传授紧密结合的。理论建构是为了传授,在传授中加以验证,唯有这样,才能将词汇理论的探索做得分外清晰而准确。
在先生的这部经典著作中,除了观点与材料紧密结合、分析与结论相互印证外,论证上有着一个显著特点,就是环环相扣、层层叠进。书中“一”“二”“三”,“第一”“第二”“第三”,“首先”“其次”“再次”的运用,常常可见,清晰展示出了先生那强大而极富逻辑力量的思辨。学术界有不少学者习惯于汪洋恣肆的论述,看重于一气呵成、一挥而就,言者惬意畅快,阅者心动意起,却往往是心动而难晓,意会而难言。而先生的著作,冷静而客观,清晰而理性,明白而畅晓,首有论必尾有应,前有论后必有例。这是理论造化达到极致的表现,烂熟于心,方能言简而中的。先生终生的教师之职、教育之心,造就了《现代汉语词汇学》这部书,成就了她的现代汉语词汇理论体系。学问做到了大学,做到了课堂,做到了经久不衰的教材,这个学问必定是成熟的、规范的,也必定是真正的主流学问,到了此时,也就必定会培育出一代代词汇学人才。先生的毕生,是理论探索、理论传播、人才培养的不息循环,这就是先生最完美的学术人生。
原创的汉语词汇理论体系
董秀芳(北京大学教授)
葛本仪先生的学术成就非常大,下面我只谈一下自己体会较深的几点。
1、葛本仪先生经过多年的细心研究,确立了汉语词汇学研究中的基本概念。一个学科的基本概念必须清晰准确,才能保证学科研究的深入开展。在学科发展过程中出现对基本概念的认识产生分歧从而影响研究发展的情况屡见不鲜。因此,对基本概念的性质的认定与描写是一个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对基本概念的研究既是一项很重要的工作,也是一项很艰难的工作。葛本仪先生对于词汇学领域内的一些基本概念,比如词、词汇、词素、多义词、同义词、反义词等,都在多年的思考基础上有精准的阐述。这些基本概念的厘清对于汉语词汇学的学科发展来讲意义重大。
2、葛本仪先生搭建了现代汉语词汇学学科体系,探索词汇学的理论框架,努力使汉语词汇学的研究走向系统化。在研究当中,葛本仪先生非常重视汉语的特点,立足汉语事实,比如探讨字与词的关系、汉语中独有的歇后语、汉语中外来词特有的结构方式等,从而使得汉语词汇学的理论体系不是照搬西方的理论框架,而是具有自己的特色。
3、葛本仪先生将静态的词汇研究与动态的词汇研究相结合,将词汇的研究与语用的研究相结合,考察词语的意义在具体环境中的变化。这一学术思想是很有远见的,与当代的词汇语用学的追求目标是一致的。
4、葛本仪先生的研究中也体现了共时与历时相结合的观念,既从共时角度描写词语的构成模式,也从历时角度梳理词汇的演变。而且,葛先生也特别重视对我国传统语言学研究成果的吸收和利用。她提倡将词汇学与训诂学结合起来,强调要运用训诂学的方法,借鉴训诂学的成果,这些建议非常有见地。
我们要学习葛本仪先生孜孜不倦的治学品格,努力建设和完善具有原创性的汉语词汇学学科体系,充分考虑世界语言的多样性,在跨语言研究的视角下,深入观察、描写和分析汉语的词汇现象,从多个维度展开对词汇的研究,重视词汇与音系、句法、语义、语用之间的互动关联,做出具有解释力的词汇学理论概括,也为普通语言学理论的建构做出我们的贡献。
令我受用无穷的两门课
杜泽逊(长江学者,山东大学文学院院长、教授)
葛老师是著名语言学家,尤其在现代汉语词汇学领域,是国内权威专家。葛老师的专著《现代汉语词汇学》由山东人民出版社、商务印书馆先后出版,并翻译成英文由英国卢德里奇出版社与商务印书馆联合出版,获得国家“输出版优秀图书奖”,是词汇学的名著。葛老师主编的《语言学概论》则在山东大学出版社、台湾五南图书出版公司先后出版,产生了广泛的学术影响。
2018年文学院换届,我和张帅书记、沈文主任到葛老师家拜访,商议编辑出版《葛本仪文集》,杨振兰老师也来到葛老师家里。葛老师拿出了她的词汇学著作的多种版本,有1961年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现代汉语词汇》以及1985年山东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汉语词汇研究》,直到商务印书馆的《现代汉语词汇学》修订本,从中可以发现葛老师研究词汇学几十年的历程不断深入,不断完善,形成了自己的学术体系,这对我们从事学术研究如何走专精之路,具有重要的启发意义。今天《葛本仪文集》四卷本正式出版了,从中可以全面认识葛老师的语言学成就,遗憾的是葛老师没能见到这个全集的出版。这是葛老师留给学术界的珍贵遗产,也是留给山东大学文学院的宝贵财富。相信一代又一代师生会不断从中汲取学术营养,也把山大的语言学研究不断推向新的高度,这也是葛老师最大的心愿。
杜泽逊教授在葛本仪先生追思会上发言我在1981年考上山大中文系,我们八一级的语言学概论、词汇学研究两门课都是葛老师上的。快40年了,葛老师上课的情形犹在眼前。葛老师的语言学概论,我印象深刻的是语言的约定俗成性,我在读书治学中,得到这一理论的指导,受益很深。词汇学研究则比较专门,我受益深的是词、词素的区别和构词法。尤其是构词法,我受益几十年,遇到这类问题就想到葛老师讲的构词法。特别留心一个双音词它的构词原理是什么,构成成分是什么。这对读懂书,深入理解字词句篇,可以说至关重要。
葛老师的词汇分析紧贴现代汉语实际,非常细致。例如“鞋垫”“锅盖”两个名词是功能在后,反过来“垫鞋”“盖锅”就不成词了,而是词组。但是“围脖”“裹腿”两个名词,构词上就是颠倒的,类似于动宾结构。这类情况还有“肉夹馍”,本来应当说“馍夹肉”。这两类名词的构词法为什么是反向的,葛老师强调约定俗成。所以葛老师的现代汉语词汇学与现代汉语的实际密切相连。源于实践,而高于实践,是语言学理论研究的榜样。当然也有些说法当时觉得不好理解,例如:“语言”“言语”,“语言”是名词,“言语”是动词。我对“言语”是动词觉得生疏。但高名凯、石安石的《语言学概论》也是这么讲的。直到九十年代我在北大参加项目,接触的北京友人,他们讲北京话,“言语”就十分常用,读作“yuányu”,例如:“言语一声,我们下班的时候一块走。”“言语一声”就是“说一声”。我就想起了葛老师的语言学概论课。但是“言语”这个动词应当属于北京方言,在普通话中还不太常用。总之语言学的基础,我相当一部分得益于葛老师的两门课,并且真正是受用无穷。
(杨振兰、王世昌/整理)
本文为中华读书报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留言。欢迎转发到您的朋友圈。
欢迎订阅《中华读书报》书业的风向标
学者作家的交流平台  
教师学生的课外园地  
编辑的案头参考
书店图书馆的采购向导  
读书人的精神家园  
《中华读书报》由光明日报社和中国出版协会主办,彩色对开大报,每周三出版。每期20版,15万字,单价3元;全年50期,总价150元。新出好书、学术前沿、文坛风云尽在其中!您可以随时通过当地邮局订阅,也可以长按下方二维码,进入订阅页面: 
邮发代号:1-201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60
咨询电话??:010-67078085,6707807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珠市口东大街5号   邮编:100062

词汇学论文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