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最远视角宏(永远的探索者李金远)

最远视角宏

 李金远先生  2014年摄
与金远兄的相识缘于给他拍摄肖像照。那年,四川省美术出版社要出版他的画集,需要肖像,在摄影场中,我用大光比的低短调给他拍摄了这张照片,过后被作为作者像印入了画册的首页。照片上,那深邃的目光中好像探究着什么,整页铺黑的设计扩展了拍摄时最初的寄寓,竟吸引了街头的炭精画者,把我拍摄的这张肖像用炭精画成了大画,放进了他们的画廊里。
  四川美术出版社当年出版的《李金远画集》中的作者介绍页 1987年摄
那年夏天,他要外出讲学交流,需要幻灯片,我们在阳光下拍摄了一整天。为了表达谢意,他给我画了《大凉山印象记》册页。差不多十年后的甲戌初冬,我们一起重读这本册页时,他又提笔补绘,并记下了:“昔年为缋沅仁兄作此图册,今又重见,如爱子归家。人生如梦,富贵可得,知音难求。吾兄珍爱丹青,视为家宝,令愚弟敬重。精神畅和,又塗数笔,不知有否长进,恳望仁兄赐教正之” 的文字。

《大凉山印象记》 册页
不惑之年时,他被破格调入四川师范大学美术系任教,从此开始了他在绘画语言上的探索。他是金水墨绘画艺术的开创者,他以丙稀金这种新材料放笔在墨彩中积染披皴,金,在他的手里不再是绘画块面的装饰品,在点厾、积染、轻渍中,抒发画家心中的意象,在出其不意间把传统中国画带进了光鲜的色彩领地。艺术史专家魏学峰就认为李金远 “将金作为绘画中的块面来用,是这种绘画语言的先行者。”
《草原》 52cm×52cm
尔后,四川师范大学在新建的美术馆为他举办“李金远金水墨艺术展”暨学术研讨会,几十张大大小小的画作陈列于展墙上夺人眼目,与会专家学者们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说他那些化合成金水墨的五彩,突破了传统中国画金碧山水的装饰性,颠覆了在中国宣纸上使用水墨材质的唯一性,既传承了中国传统国画材质的水墨韵味,又创造出具有神秘光感的表达性语言,显露出宏阔的视野与表现的前瞻性。 

    2012年摄
他被认为富有学术性,可能指说的是他在绘画中不可抑止的探究欲。有人说他东刨一锄西刨一锄,其实,都沒有读懂他。莫奈画过181幅荷塘睡莲,凡高守着瓶中的向日葵也至少画了6幅。据我所见,金远画圆柏,至少画过50幅,;画树根,也不会少于此数;而画天界,更不止于百幅。这些画,尺寸都往往大至四尺或六尺纸,材料涉及黑宣、蓝宣、红宣、水墨、丙稀……他从不同的视角去探究,探究题材表达的各种可能性,探究笔墨表达的广度与深度。常常生发出“春旱天地昏,日色赤如铁”的悲悯或“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的激越。
 《早春》 68cm×68cm
他也许是川籍画家中外出写生走得最多最远、画得最多的画家,累积的写生稿早已逾万。平时外出,无论在什么地方,他都会有所发现。那一些阳光投影中的构成、路边反光体的反射、沧桑大树的皱折,常常会让他掏出速写本把它们画下来。几年前,他用车运来了这些写生稿让我拍摄,我们一起赶早贪黑竟拍摄了三天。近十多年来,借着摄影的机会,我也许是最早最多品读李金远画作的欣赏者。无论是黑宣纸上燃烧的“火”系列,还是六尺八尺宣上屹立的“圆柏”系列、“根”系列、“天界”系列,你都会被他渴望表达和探索的愿望薰染。在拍摄的过程中,他不时会打破拍摄的节奏,停下来述说画那张画时的激动。面对他的画作,我们也会时常就事论事地引发一些争论。而对这些沒有客套的问答,他每次都后悔无人记录。
      2011年摄 
 《“火”系到之一》    68cm×68cm
 在学院里人们认为他是金水墨绘画艺术的开创者,而在绘画的江湖,人们更愿称他为“李牦牛”,其根由不仅因为他的网名是“牦牛”。他的山水画中多有牦牛,他笔下的牦牛也画得很深入。他经常深入藏区彝区腹地,与藏胞彝胞一同生活,走村访乡,吃苦耐劳,沒有过这些真正的深入哪来笔墨的深入?他曾经在我那本纸张特别好的安徽宣册页上画过十二开牦牛,那种无法抑止的力与美跃然纸面。他的学生们看到后,都纷纷拍摄留作资料。这种被称作高原之舟的动物,耐苦、耐寒、耐饥、耐渴,就很像他。

  册页之一
  册页之二
   《雪原》68cm×68cm
     他是跨界型的艺术家,尽管金水墨是他的作品符号,他亦游走于中国画与油画两个不同的画种之间,用中国画的笔墨精神绘制油画,又将油画的表现元素带入水墨画中。那些搅和着德库宁的狂野,夏加尔的纯粹,与国际化对接的开阔思路,更使它的作品在语言与表达上独具一格。      他的画很中国,他的偶像是青藤、林凤眠、石鲁们,他在何海霞、冯建吴门下磨炼过,手中的笔墨自有一番了得。那些状物的用笔用色中见笔见性,彰显的就是中国绘画的笔墨精神。
     位于新谷国际科技中心的李金远金水墨现代视觉艺术工作室
    2014年摄
他的绘画展览办得多办得远,在法国、德国、日本、韩国、泰国、台湾、摩洛哥的不少城市都举办过。法国图鲁兹市授予他荣誉市民,泰国皇家师范学院授予他美术学荣誉博士。在这些展览中,他以其独创的金水墨艺术,将蜀中藏羌彝地区的纯净神秘之美描绘得如梦幻之境,还将所在国的自然风光描绘得鎏金溢彩。这些用中国画笔墨形式描绘出的异国风情,在异邦人眼中,说不准会像昔时闭关锁国时代,面对远航商船带来的天气表、观日玉、呼远筒……国人从认知到表达都充满着新奇。法国文化部部长斯特·伯拉齐就说:“他以异乡人的沉思,在我们最贴近的地方重新发掘出最奇特的东西……”。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似乎如此。
.
     2015年摄
有一年,电视台约我制做一档有关古树名木的节目,选中了青城山天师洞旁那株张天师手植,有着1800年沧桑的古银杏树。我又拍照,又在周缘捡白果,为的是做一锅白果炖鸡汤。翌日晨,收拾净一只老母鸡,给白果烫皮抽心,大火烧开,文火慢吊,一时满屋生香。特别请来金远与他的爱徒张辉一起品尝,也请来铁哥们川菜大师彭子渝来为菜肴评分。电视台的策划人看见来了画家,就建议他们也挥笔画一画古银杏树,金远兄提笔走墨就画起了记忆中的这棵老树,虬枝茂叶,道风爽爽,摄像机跟踪着作画的过程,也记下了他们对白果炖鸡汤的赞美。节目被认为做得有声有色有味,播出后被赞为接了地气又富有文化的意味。
  2000年于会展中心 
无疑的是,李金远是个极为单纯的人,既不谙家中碎事,也少谙人情世故。由于在学院中当过教授的惯性,常心直口快,指点江山,诲人不倦,却少设遮栏,好多时候弄得别人挂不住脸。也许,内心丰饶的人无须装潢,灵魂洒脱的人无须拘泥,他那坦诚的目光关注着的都是艺术的创造与过程,那有心机去适应俗套。
也许,山和水有消解欲望的功能,好像也不适合于他。他的画沒有小气的抚慰式按摩,也不玩怡情的笔墨游戏。他的绘画语言肯定、直切,那些在大开大阖中被放大了的表现符号,不时夹杂着颤跃嘶呜忧伤迷离,多有一种思接象外的恣意与磅礴而表现出永远的探索。对这种探索,一位研究艺术史的年轻人用比较的方法,直率地认为:李金远是纯粹的艺术创作者,是真正的艺术家。的确,他纯粹,这样的桂冠他应该戴得起。
他的画有极强的识别度,被视为是一种创新的山水画。我倒以为:创新与优秀之间是划不得等号的。你不能止于新,你必须同时优秀,你才能得到真正的认同。李金远,应如是!

罗缋沅图/文

最远视角宏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