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好看的名字(乱翻书:那些美丽的名字)

好看的名字
(一)
又到了吃荔枝的季节啦~
对我来说,荔枝是夏天里特别美的一道风景。如今科技发达,物流和互联网农业兴起,从前一般人难以尝鲜的荔枝,都能限时送达,让新鲜的美色美味广布四方,为更多外地人领略。不像从前,想吃到新鲜的荔枝,就必须去荔枝的产地,颇不容易。
很多年前,在湖南,只能吃到荔枝干。荔枝干是由荔枝自然晾晒后又烘焙而成的,糖分被干瘪的外壳紧紧锁住,破壳后无糖制黏液,很容易就可以剥出棕黄的果肉。这种带壳的荔枝干和龙眼干被长辈们视为难得的滋补佳品,只有逢年过节、走亲访友才会买上几斤。

小时候因为经常馋荔枝干,以至经常被太爷爷逗乐。太爷爷是爷爷的叔父,年轻时被国民党抓壮丁,过了很多苦日子,终身未娶,老了以后侄儿(我的爷爷)同住。
印象中,在我很小的时候,他就已经有八十多岁了,但身体还很硬朗,经常上后山捡柴。作为家里的长辈,时不时会有一些晚辈会买些干荔枝孝敬他。每次去,太爷爷就会拿出一些存货给我解馋,有时还会开个善意的玩笑:让我闭上眼睛,伸出手来等着拿荔枝吃,然后他就把捡来的松果放进我的手里,以假乱真,看我着急的样子,而且乐此不疲……
长大后,到了广西生活,这里是荔枝的重要产地之一,每到五六月,各种品种的荔枝陆续上市,超市、菜市,水果店,路边摊,荔枝真的是唾手可得,甚至楼下花园里都是结满荔枝的绿化树。
每次把荔枝买回来,我会先放进冰箱冰镇一下再吃。一颗颗甜美多汁的荔枝入口的感觉太美妙,冰镇过后的荔枝,剥壳一口塞进嘴里,是沁人心脾的通透清甜,尤其是炎热的午后,吃上几颗,整个人都神清气爽……

“一骑红尘妃子笑”,荔枝和杨贵妃的故事妇孺皆知,从前只有皇族才能享受的美味,现在早已成了普通人的日常,所以我每次都忍不住感谢现代文明的进步。

(二)
前几天去图书馆找资料,无意发现一本《历代岭南笔记八种》,其中最后一篇叫《岭南荔枝谱》,立马被吸引,随手翻了起来。
《岭南荔枝谱》的作者是清代中后期广东鹤山举人吴应逵。
在自序里说,他指出,从宋代蔡襄以来,历代《荔枝谱》多属福建人著作,自不免夸赞他们乡土的荔枝;岭南作为荔枝的故乡和重要产地,却没有这方面专著流传下来。所以他写这本书的目的则有些为给家乡的荔枝正名和代言的味道。他广泛收集有关广东荔枝的记载资料、整理汇编,共得两百余条,分“总论”“种植”“节候”“品类”“杂事”五部分六卷,成书于距今百年前的道光丙戌年(公元1826年)。
浏览以后,我对卷四“品类”印象最为深刻。
因为这些年,随着我的“阅荔”渐丰,吃过了不少的的荔枝品种。感谢网友的普及,我懂得了荔枝的珍贵程度都是按品种、甚至果树的树龄细分下来的。尽管如此,读到书里记述的百年前的八十多个广东荔枝品种(有一些现在市场还能买得到),还是有一种大开眼界的惊艳与震撼。

我深深的感受到那些荔枝的名字及其来由,蕴藏着中国人的审美情趣和古老的文化沉淀。其中的每一种命名,都有着不一样的意味,就算不做过多的解释,闻者也一定能想象出词语所象征的意象。这些名字,来自于天地万物,也来自于我们古老文明的想象力,字间揉捻着汉语词汇的丰富和魅力……

(三)
你会不会觉得我说的太夸张?
不信的话,请让我摘录一些,你感受一下:
“荔支其甜曰上糖,酸曰上水。三月熟者曰三月青,四月熟者曰犀角子,七夕曰七夕红,而大熟于小至。
以蝉鸣为候应,此时熟者曰金钗子,或谓即黑叶也。次曰进奉,曰大造,曰塘壆,是皆水枝之贵者也。水枝以黑叶为上,黑叶又以番禺古坝所产为上,顺德之三贵次之。荔支叶青绿,此独黑,故曰黑叶。陈村荔支实大核小,其味甘香,名曰金钗子,昔人解金钗而得其种,即俗呼黑叶者也。
白花洲在香山县港外,其地皆渔人、佃人,所居多种玉荷包,
耑孩〈胡景曾〉自佛山遗荔支,皮绿而液甘,核甚细,曰白蜡子。
南海荔支以挂绿为第一,无从致之。广州荔以挂绿为第一品,实大,味甘香,核细如豌豆,其壳上赤如丹砂,下绿如澄波,故名。
凝冰子,以日照之内外洞彻,微核在中半明半灭。
水浮子,重而不沉,以置水中随波下上。
又有如素馨香者、如露花、如丁香者。丁香有大小之分,与小华山、绿罗衣、交几环三种皆美绝,是皆火山之属。湛文简公昔从枫亭怀核以归,所谓尚书怀者也。
露头花,草名,最香,妇女采以晒油为膏沐之饰。荔支一种香似之,故名露花。
山荔之美者多无核,近蒂一点檀晕微作核痕,又作双实,实皆宽膊尖腰。一种大如胟指,长而不圆,状若玉兰之蕾,味香以脆,触其壳即爆开成两,亦无核,即有亦甚微小,名马口铃,出番禹平山。
新兴荔有绝小者,核亦小如丁香,可称明珰之目。
松口有鹧鸪斑、蒨红纤绿、丁香结诸种,丁香结尤擅三绝。
水晶丸,俗名糯米糍,出于番禺鹿步司之北村,肉厚而韧,香液与挂绿绝似,而实较大,核则小如赤豆耳。水晶丸,实大核小,味甘,食之令人畅然意满,家石华拟之鲥鱼无骨,宫保阮云台先生曰此岭南第一品也,自此人以一品荔称之。
桂味,壳有刺,香似犀角。番禺萝冈洞牛首山最盛。
苎麻子,惟增城沙村有之,崔清献祠前一株最佳,每实重可一两。苎麻结子状如小荷包,此种阔膊扁身亦如之,故名。香脆次于桂味,其品稍逊者,味微酸,核亦略大也,当与新兴香荔及黑叶相伯仲,馀则如晋楚之视邾莒矣。
嘉应松口乡与闽之汀漳接境,故其种有陈家紫。
珊瑚坠,产嘉应州凤尾阁,五月熟,以香色胜。
顺德有凤山,故谓之凤城,有宋荔一树土人名曰尶尬,以其熟在黑叶之后,火山之前,故名。尴尬荔得水而浮,盖水浮子种也。
早熟有大小将军、有孩儿拳,稍迟为红绣鞋、绿罗袍,不能多得。红绣鞋,实小而尖,形如角黍,核如丁香,味极甘美。
花岭头,亦迟熟,名曰夜光,疑即明月光也。
公孙,产东莞,每蒂一大一小,土人呼为公领孙,皮薄,核小,肉厚,每一大者有十馀小者环之,其色红绿各半,味亦美。
丫髻,形最小,生皆并蒂,故得是名。多无核,虽有亦小。
凤卵,身微长,与白玉罂、玉盘龙皆美种。
骊珠,产惠州丰湖。
状元红,最多亦最贱,下品也。
磨盘,皮粗厚,味甘,大如鸡子,近蒂处甚平,七月熟。
胜画,皮厚刺尖,味甘肉丰,大似桂林,七月熟,出长乐县六都者最佳,他种不及。
桂林,一名野种,又名椰锺,出粤东,颀身而耸肩。
石中棘,表其脰肩肩然。神浆隽颖,敻尔逸群,别格甄奇,不缘貌胜者,桂林也。熟于七夕者曰七夕红。
中秋绿,色绿,味微酸,至中秋始熟。
谭世祥,以种树人得名,产端溪峡下。案谭世祥盖即以种树人姓名名之,种与常殊,出水坑村,比黑叶荔差小。每颗近蒂缀小荔如半菽,壳有黑壳,内衣淡红色,肉白微黄,作玫瑰花香。止一株,生石台,曰石台谭世祥,乡人接其枝,仅有生者,味稍逊。水坑又有荔曰周绍玉,状类火山荔,味颇拟谭世祥,近核尖则肉白而涩,亦作玫块花香而稍有蜜气,相传绍玉宦于闽,移种归植。  
一种名黎仲思,思读去声,出顺德,亦以人得名。
玉露霜,产新会厓门山。白壳丹肉,不摘,经冬不落。其味甘酸,啖之止嗽,降肺火,疗怯病。
朋月珠,产南海番禺山中,在挂绿之次,其色如火,味同挂绿而皮厚少逊,然不过数株,俱产大姓家,游客不惟不得食,并且不得见也。
妃子笑,产佛山,色如琥珀,皮光,大如鹅卵,其甘如蜜,其臭如兰,皮薄而肉厚,核小如豆,浆滑如乳,啖之能除口气,使齿牙香经宿,宜乎妃子之破颜也。止一株,乱离以来亦为劫灰矣。
万里碧,产东莞戴家园,皮色碧如中秋雨后天,与叶色不同,味甘香,肉润滑,成熟皮色不变。
骊顶珠,产顺德龙岩山中,圆大而色如血,每成熟时,一叶数果,不见叶但见朱实垂垂,望之如锦覆枝头,灿烂夺目,味甘香。
珊瑚树,产清远山中蔡家,止一树,高数丈,每至熟时叶俱脱,望之如数仞珊瑚,但实小,然浆甚多,每二枚可滓一瓯,味甘而香滑。
牟尼光,产湖州大埔山中,为潮郡第一品,大如鸡卵,每一颗可清浆一瓯,其味如乳,饮之功同参苓。
琼瑶弹,小如弹丸而无核,味甘如蜜,有梅花香,皮薄如纸,亦香甜不涩,可并啖也,出程乡山中。
花草春,产惠来山中,皮香如橘,肉亦如之,味甘而厚。已上三种皆为潮阳最,然不可多得也。
琥珀光,又名火齐,出雷州海康梅氏宅内,实大如柑,味甘,性最热,食不过五枚,过五则鼻衄如注。
水晶球,止一树,在潮阳平湖书院中,白花白壳,白肉白核,而浆如血,味甘而香沁肺腑,亦异种也。”
……
这些雅致的名字是不是都自带一种富含气韵渊源的诗意美?
我觉得它们不单单是“惊艳的名字”,它们不仅满足了视觉感受,也不只是对眼耳鼻舌身意冲击的快意,而更是如诗词歌赋一般,承载了汉的圆融和隽永。
读到这些名字的时候,我感觉到荔枝被寄予了传统的美学和历史的故事,已经不仅仅是一种水果,而是上升为了一种审美的意象。
只可惜它们当中的很多,已经长久地遗失在故纸堆和历史长河中,散漫难寻,我们不再听闻它的名字,更无缘尝到它。
感谢图书馆的这次偶遇……
                                                                                               

好看的名字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