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朋友圈说说

〖咱们村〗刘凤云:母亲的四季

记得住乡愁的世界华人文学平台
刊头题字 姚景林 第1892期
母亲的四季□ 刘凤云打我记事起,母亲的四季就是忙碌的。一年四季,母亲手头仿佛永远有忙不完的农活,做不完的家务。
春天,万物苏醒,母亲便开始忙碌起来。早春的天气,虽然还有些寒意,刚刚融化的土地,却变得松软。母亲手握锄头,翻地,整畦,然后开始筹划,哪块地种早玉米,哪块地种豆角黄瓜,哪块地栽红薯……土地就是母亲的舞台,任由母亲尽情发挥。待一场春雨过后,母亲便把事先准备好的种子,一一埋进土里,交给土地孕育。就如母亲当初孕育她的孩子一样,眼里心里充满着柔情和期盼。
母亲把她伺弄了几十年的果园,看成是她的命根子。看那些果树,就像看自己的孩子一样开心。她会挨个给每一棵树翻土,耙平,打垄,以备雨季来临时,储水浇树。母亲干起活来似乎从来不知疲倦,她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人勤地不懒”。她说,一年之计在于春,你春天不努力,秋天哪来的收获?母亲讲不出什么大道理,却一直用行动诠释着她对这片土地的热爱与忠诚,同时也影响着她的孩子,做一个勤劳本分的人。
夏日,母亲总喜欢穿梭在绿色的田苗间。头顶烈日,施肥,浇地,拔草,乐此不疲。闲下来就进她的菜园子,摘下顶花带刺的黄瓜,鲜嫩的豆角,茄子,转眼就是满满一篮子。看着这些菜的时候,满眼都是欣喜,一个个抚摸一遍后,把它们挎到门口的桑树下,分给纳凉的婶子大娘们。听着他们夸赞她种的蔬菜,就如夸她的孩子一样开心。
母亲打心眼里知足,她说,俩闺女孝顺,懂事,年轻时的苦没有白受。妹妹远嫁大城市,生活条件优越。每次回家,看见母亲那么劳累,总想接母亲去城里享几天清福。每次母亲都以各种理由推拖。但最后,还是不忍女儿难过,给了女儿一次尽孝的机会。可到了妹妹那里,母亲每天都像丢了魂一样,人也没了精神,常常一个人望着那些高楼大厦发呆。每次给家里打电话,嘴里念叨的是她的果园,菜地,惦记着她的庄稼。从那次以后,妹妹再没有强迫过母亲去城里。因为她知道,母亲的根在乡下,离开了土地,母亲就仿佛失去了根,没有了用武之地,虽然农村日子清淡如茶,但对于母亲来说,苦中有甘,呼吸顺畅。
秋天,大地一片金黄。也是最令母亲喜悦的季节。望着满眼的丰收景象,母亲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母亲站在田野里,挥舞着镰刀,恨不能把整个秋天都收入囊中。
整个秋天,母亲的腰弯成了扁担,脚步却是轻盈的。因为在她心里,她的土地,带给了她一份厚重的大礼。尽管现在早已不再像以前那样缺衣少食,但母亲依旧习惯在秋天这个丰盈的季节,储备下冬天所需的一切。
冬天,母亲把晾晒干的玉米,收到阳台,用她生满老茧的双手,搓出一地金黄。冬日的暖阳下,母亲会把地里种的小辣椒用线串起来,挂在房檐下晾晒;把半成心的白菜放进缸里,积成酸菜;把果树剪下的枝条,捋顺,捆好,以备大雪封门的时候,用来暖炕。真正大雪飘飞时,母亲也不会闲着,坐在温暖的炕头,纳鞋底,做棉鞋。虽然母亲做的棉鞋没有商场里卖的款式新颖、精致,可它却是最温暖舒适的。
母亲的四季分明,春种,夏锄,秋收,冬藏。日月轮转,周而复始,岁月把年轮填满。而今的母亲,已鬓发花白,容颜渐老,眼角的皱纹布满了脸颊,但母亲依旧不知疲倦的奔走在她的四季里。
作者简介 刘凤云,笔名云朵,70后,热爱文学,业余爱好写作。现为河北科技报通讯员,唐山市作家协会会员,遵化市作家协会会员,遵化诗词楹联协会理事。自2012年开始尝试投稿,近几年已有二百余篇散文、诗歌和小小说及新闻稿件散见于省市级报刊杂志和网络平台。一些作品多次荣获省市级以上奖项。部分散文、小小说被国外的印尼《千岛日报》刊载;小小说《躲》收入《2015年度中国微型小说》年选,在参加《河北省首届群众文学大赛》中获三等奖。
咱们村
2014年2月创刊
咱们村 地球村 – 记得住乡愁的世界华人文学平台。
无论您来自北国的小镇,还是南国的边陲;也无论您是生在东海渔乡,还是西漠村庄;无论是身在天涯海角,还是远在异国他乡,《咱们村》永远是您温馨的港湾;拿起您的笔,述说一下乡情、乡音,描绘一下家乡的美丽,讲述一下温情的故事,回忆一下曾经的难忘……编辑 亚静
《咱们村》编辑部投稿邮箱
https://[email protected]咱们村文化传媒
北京凡世信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 主 编:果丰(北京)? 副主编:叶庆生(厦门)
? 责 编:亚静(吉林)宋磊(桦甸)香如故(舒兰)
? 编 委:成员详见《投稿须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