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爱情文章

钧天 | 夏晚一路景

今夏的夜晚,街面较以前少了喧腾,却并没彻底清寂,仍有唱歌声、谈笑声、音乐声、车声交杂着,热烈的空气更加热烈。活着,成了一件具体的事情,有着无边的意义。
随笔
文 / 钧 天

夏晚一路景
文/ 钧 天
夏日的傍晚,云层很厚,四下燠热,不知热从何起。
广场一侧,乐声如雷,滚过来,震得一切都在律动,路上的车俩仿佛都在跳舞,更别说那一群整齐有序的人跳得多俯仰应声,抑扬合节了。
人行道上,行人多起来。小孩们跑前折后,活蹦乱跳,如岸上的小鱼,大人们羁押不了,便伸了手去抓,却也似泥鳅一般,从指尖滑落,提高的嗓门也唬不住。孩童是属于自然的,自然是自由的。
路上的热闹,除了孩童,还有三三两两来去的人。有的快走,有的慢跑,有的四下闲看,有的专心走路……所有人都犹如囚了一天,这一出来,必得深呼吸,放眼望,舒筋骨……自由是这么具体,在一颗心上,更在两条腿上。而他们有多少是真正自由的呢?或许,真正的自由需由自由的心指引自由的身,才是双全。如此说来,人生而无自由,也是无可非议的了。
拐入滨河路,还在新修中。各种造型的亭台之间,粗壮的树干,去了枝叶,四周木桩支撑着,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就好比一个斫了手脚的人,失去了平衡,时时要摔倒。至于那些矮小,簇簇相拥的花草,安置在整齐划一的囿台里,雨打的残泥还沾在叶片上,凌乱不堪。或许,它们习惯了原野,适应不了规整,故意抗拒,要用这样自污自侮的方式来毁灭自己娇俏的模样。
倒是路边一块空地,没有栽树,一季的草长着,饱满的绿,生机盎然,高高低低,参差不齐,一眼望来,野性十足,是本来的样子。忍不住要亲近它们。轻轻抬了脚,走入其间,选择草苗稀疏的地方踩下去,腿与草相抚擦,酥酥痒痒,只好几步跨出来。腿没事,裙边却粘上了不知名的草籽,细细碎碎,捏着有点儿油性,竟用了好一阵子,才拾掇干净。那时,西天露出一个洞口,一缕阳光斜射下来,正巧两只花蝴蝶翩跹其中,在阳光下,格外轻盈醒目。我用手机留下了它们的倩影,背景有太阳的光束,蝶戏青草间,一幅画浑然天成了。自然是一幅栩栩如生的画面,没有巧工,没有雕饰,任何时候看来,都有美意。
远隔河边的一处绿荫下,不知何时落了一排拱形的曲廊,成了老人们的聚会场。他们在一起吹拉弹唱,乐器铿锵,唱声悠扬。他们唱老歌,也唱戏剧。一位位鹤发童颜,神采奕奕,精神矍铄,为他们的精气神感动,虽然不喜欢那铙钹激越声,也不喜欢那拖曳的咿呀声,震耳的锣鼓声,但他们那股子兴高采烈的热乎劲儿却是惹人羡慕的,不像我这蔫蔫样,哪里有半点自然的活力。想起一同事说我太静了,要飞扬活泼一些才好。也是,这些年身心静了好多,很少人群,很少多语了。也难得出门了,更没了以前隔三差五邀着人往山上跑,与朋友同事通宵麻将,街头转悠一整天的诸多情形。而今这深居简出,老态龙钟的样,着实与曾经判若云泥。可我喜欢如今这个样子,也想不出从今往后还有什么激情,会把什么东西玩得风生水起。只希望老天给我足够的力气,能做一点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至于如这些老人们一样放声歌唱,恐怕再也做不到了。
屡次碰面一些人,是会当作熟人的。就如拐角处的那家水果店,店主很实在。无论买不买东西,她都要招呼,有时还会闲谈几句,或天气,或生意,或穿着……她说话平实,没有半点生意人的精怪。买她的水果,她也是给出大众的价格,没有刻意降价,没有故意抬价,买卖都觉轻松随意。店子的墙边,总是放着一套桌椅,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常在那里写作业。我说,你女儿好乖,大路边能静下心来写作业,是个读书的料。她侧头看着女儿,欣慰地笑了。从她渐渐多起来的话语中,我知道了她是为女儿读书进的城。这一晚,驻足买她的葡萄,小聊起她的生意,她叹着气说,今年特别不好做生意,疫情之后,物价高了,买水果的人少了……她的无可奈何,是今年的众相。不知道病毒是不是自然的一部分,但它确实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每个人都在尽力活着。活着成了人们当下最关心的话题。
路过那家小吃店的时候,老板娘正在和面。他问她为何不卖馒头了。她家老面馒头是最好吃的。她抬起头来,连声哎哎道:一元五一个,保不了本,别说利润了。他提醒她:你可以提价嘛,或是做小点,像我们单位的那个袖珍馒头!她苦笑道:谁愿意花两元钱买个馒头啊,做小了,一些人不方便,一个不够,两个吃不完,又没肉,还不如小笼包,一元钱一个,顾客觉得合算,我也有些许赚头。她家卖包子、稀饭、油条、豆浆、米粉、抄手、面条、饵块、饺子等小吃,是附近这一带做得最好的小吃店了,生意亦不如往年。夫妻俩长年累月,白天黑夜地忙着,养着两个上高中的孩子和背着药罐的公婆,请不起小工。她说,出不了远门,又没有更好的门道,只能苦苦撑持着,要不怎么生存呢!?她人也和善厚道,吃苦耐劳,从没见她在哪里闲坐过。去她那里吃早餐,她知我爱喝豆浆,常常端一碗放在面前来,给钱却是怎么也不收,有时只得多给些,匆匆离开。她追到店外来,连声说道:这多不好呀!我向她挥挥手。再去的时候,她事先警告了,今天很少,知道你喝不下了,不许给钱。她的话,总让人心里生出柔软来。生活是实在的,身上背着一个家,花自己双手挣的钱,也没有谁能花得自由,可她却让我看到了钱之外的很多东西,如此精贵。
夏晚一路景 || 钧天
回来的路上,远远就听见吆喝声:又脆又甜的西瓜,甜得很,甜得很,从喉咙管儿甜到肚脐眼儿,差点甜到脚趾头儿……一气呵成的川话,带着儿化音,接连不断地滚来,清清脆脆,仿佛清凉甘甜的西瓜滚到眼前来了,崩开的缝儿里,汁水正流淌不止。待走近些,才知声音来自一辆福田车,停在路边,车兜里堆满了西瓜,周围围了几个人。卖西瓜的男人,录了音,喇叭放在车上,他抡着粗壮的大手正在给顾客挑选西瓜。选好后,他拿起水果刀,轻轻插进去,瓜就裂开了,露出深红的瓤,黝黑的籽儿。男人看着裂开的西瓜,得意地说道:不骗你们哈,皮儿都是甜的。他的儿化音弹得恰好,仿若西瓜咬在牙齿上,脆嫩甜润。西瓜新鲜,三元一斤,市场价,买的人多起来,喇叭吆喝声好像也越来越响亮了。生活就这样简单鲜活,在一个西瓜面前,有了最直接的体现,让人心生了知足感。
往回走的路上,天色渐暗,两旁的路灯也不知何时全亮了。街边不多的烧烤店忙碌着,摆桌椅、支烤架,端菜盘……准备迎接一天中最热闹的时段。烟火从主人手边生起,在客人眼前蔓延开来。今夏的夜晚,街面较以前少了喧腾,却并没彻底清寂,仍有唱歌声、谈笑声、音乐声、车声交杂着,热烈的空气更加热烈。活着,成了一件具体的事情,有着无边的意义。
作者简介
钧天(嘤音),四川人,偶煮小字养己。
希望有一天,有一篇文候在拐角处,等着与我睹面相逢,共同皈依了身达命。
钧天还写有:
钧天 | 有些遇见,自带欢喜
钧天 | 咫尺有相依,天涯有相望
钧天 | 退到心深处
钧天 | 等你来,细说爱情与生活
钧天 | 不期而来的幸福
配图选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谢谢
ID:zctj999
识别二维码关注
《墨上戏》文学微刊接受文友投稿。
散文,随笔,小说,一千字以上。诗歌三首以上。
赞赏全部转发给作者。
点击“阅读原文”可了解详情。
收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cxzhouxh(墨安)
真诚邀请
我们有一个不乱发广告、不乱发链接的“读者、作者交流纯文学群”,只要在“墨上尘事”或“墨上戏”微信公众号发表过作品的作者,或在“墨上尘事”或“墨上戏”微信公众号作品后面留言超过五条的读者,均可申请加入。
符合条件,愿意入群的朋友,请联系微信:
z15383590130(春秋冬燕)
cxzhouxh(墨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