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心情短语

『母亲节特刊』龚国珍 散文:想念那双小脚?朗诵:妙莲 ‖ 世外桃源美文美声【第816期】

微电子刊2020-116总·第816期
想念那双小脚
作者:龚国珍 朗诵:妙莲
女人裹足是中国封建社会所特有的现象,是被封建统治者所扭曲的畸形社会思想的表现之一。“三寸金莲”往往成为女人的追求目标,也成为了女人的代名词。古代妇女很注重头饰,或许能夺人眼球,然后就是脚了,“稳小弓鞋三寸罗”就是古代妇女的真实写照。“品头论足”也许是从对妇女容貌的议论而来。其实这对妇女是多么的不公平,简直就是对妇女的身体及身心一种莫大的摧残。殊不知,为了满足这一无理的社会要求,作为女人,在她的幼年时期,就必须接受长达数年的折磨,因为孩子的骨头嫩,尚未成型,在它的生长时期就要阻止它的任性发展,只留拇指立起,其它四指都要往里使劲裹住,等成型后,脚就成为了粽子形状,还要在裹脚布里缠上碎片,然后裹紧直到渗出血为止。
我是从小脚女人的身体里分娩而来的,从孩提时代起就看着这双小脚东奔西跑是多么的不易,小脚的打造过程也是在那煤油灯下听母亲娓娓道来的。母亲出生在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推翻封建统治的第二年,但封建的陋习并没有随着封建统治的结束而根除,那个时期的妇女无一幸免的在这裹足的人流中接受着这不公平的待遇,成为了那个封建时期最后一批的裹足女人,也是给自己上了一道最后的枷锁,因为这道枷锁,也注定了母亲命运多舛的一生。在母亲断断续续地诉说中,我很难想像在硝烟弥漫的抗日年代,这双小脚是怎样在头顶日寇飞机,和父亲一起带着四个年幼的孩子东躲西藏,颠沛流离,艰难地活下来的。我也无法想像一个裹着双足的弱女子,是怎样靠着勤劳的双手,与父亲一起将我们兄弟姐妹抚养成人的。
我是家中的老幺,出生在新中国诞生的第三年,虽然和母亲一样,也是处在一个时代的变革时期,但与母亲不同的是,我是在红旗下长大,虽说也经历了蹉跎岁月,但作为新中国的女人,没有了沉重的枷锁,走进学校接受了系统的学习与教育,成为了人民的教师。
今天在母亲节到来之际,我怀念长眠于地下的母亲,怀念她那历经坎坷奔波一生的小脚。在我的成长时期,我与母亲是相依为命的,每当我情绪低落遇到困难时,那双小脚会及时的出现在我的面前给我温暖,每当我心情舒畅精神愉悦时,这双小脚又会站在我的身后暗自与我分享。母女同悲喜已成为我们生活中的常态。虽然我在年轻时就离开了家乡,但母亲的影子好像随时都在我的身旁,跟随我走四方。母亲是我前进的动力,是我的精神支柱。在她未进入古稀之年时,她的这双小脚走出来的频率不输大脚,上街买菜,操持家务,带孙做饭,风风火火,完全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女汉子。
“慈乌失其母,哑哑吐哀音。昼夜不飞去,经年守故林。”母亲离开我们已经二十多年了,我也是临近古稀之年的老人,但那双小脚始终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因为那双小脚不知经历了多少磨难和痛苦,走出了自强不息的坚韧与勇敢。因为那双小脚,历经几个时代的动荡与变迁,但小脚的步伐一直永往直前。可能正是这种精神才使我无法忘却。母亲,我永远怀念您!——庚子鼠年母亲节
作 者 简 介
龚国珍(笔名:兰花草),,生于1952年,华中科技大学附中退休教师。从小喜爱文学,愿以朴实的文字表达心中的感慨。先后已在全国各大电子微刊、纸刊、季刊及头条发表诗歌、散文、论文、专题报道、新闻报道、童话剧等拙作近三百篇(首),偶有作品获奖。本人感悟:与其在岁月更替中等着慢慢变老,不如在文字中找回自己的青春。
朗 诵 简 介
妙莲,原名陈群,一位热爱生活,喜爱朗读和歌唱的女子。希望用声音传播美好,弘扬佛法真谛;用亲切感人声音,传递中国文化艺术。现为珍珠朗诵团团员、金陵好时光团团员、《林杉声音杂志》共读社成员,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发展中心注册语言表演教师。她曾多次参与市级和省级朗诵与配音,参与并主持朗诵界诗歌散文节目主持人。是中国名家艺术团朗诵艺术评委。

世外桃源美文美声
世外桃源美文美声创办于2016年4月20日
投稿必须先关注平台,拒绝一稿多投
投稿邮箱:975310694@qq.com
本期插图来源网络,图片版权归原图作者
本平台发布的作品是作者原创授权刊发,文责自负,如有侵权请告知,我们将删除处理
《世外桃源美文美声》微刊团队
文学顾问:王凡 欧阳文 鲁少华 蓝心哲 邱廷胜
总 编:真真(余禄珍)
副 总 编:毛毛头头(卢素英)
朗诵团队:云舒 枫丹白露 阳光晓溪(团队) 小小莲花(团队) 金山 姚京平 篁竹瑾 曹伟 风泉 富华 杨玲 涌泉 大侠 晓菁 梅 盛红 念儿 星韵 冷香 盼 仙er 王曼 兰馨雨瑞 妙莲 国男 家著 茜舞莲心 温柔一刀 竹 柳林 坤厚漪 依星恋辰
★★★★★★
点击“阅读原文”欣赏往期精彩
编辑:真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