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早安心语

丹凤晒晒‖马炉,马炉

(马炉梯田)
很早就想去马炉看看了。
这源于马炉是我的文友刘丹影父亲刘西有的故乡。刘西有在五六十年代,是受到过毛泽东接见的劳模。听说中央送了他一匹大白马,他就骑着这匹马走过了欢呼他归来的人群。这个山沟沟是怎样孕育了一个艰苦奋斗,自强不息的人,这一直是我想要探索的。
马炉离县城约17公里,坐在车子上,穿行在绿意盎然的油松,玉米林,空气异常的新鲜。一个弯又一个弯,景色各不相同,石皮上随时能看到一些宣传标语。庄稼长势很好,知道这里人还离不开土地。村民的房屋有了很大的改善,灰色的墙泥,新的蓝瓦,门前的台阶也用了青石铺就。政府是想把这里要打造成劳模教育基地的,这样,百姓的房屋就有了不一样的改观。
同行的有四人,小莲夫妇,我和摩友长河落日。
到了村办公室时,长河落日说再前去路不好走了,我们可以步行的。就停了车,悠悠的走在柏油路上。远处青山隐隐,翠竹满园,村民在地里干活。近处,不时地出现厚重的桦木桌椅来,供游客休息。我去了一趟厕所。厕所外面装饰着桦树皮,里面干净卫生。
步行不远,灰色的墙上,就有了彩绘。有劳作的,休息的场景,也有红旗招展,人们望着远处的梯田,憧憬未来的画,让人一下子走进了那个红色的年代,禁不住热血沸腾起来。
在岔道口,我看到了粮油店,供应店,还有合作社之类的招牌字。知道这里还保留着过去的面貌。虽然有翻新的迹象,但是房屋的基本特征还在,白墙灰瓦,有的留了天窗。一口井,旁边写了“吃水不忘挖井人”的标语,使我想起了小时候语文课本里有这么一个感人的故事。
一个独腿的老汉咧着嘴招呼我们进屋坐坐。我摇摇手,顺口问了一句,“腿咋啦?”
“一0年修地,石头砸了的。”
“这个,国家有救助政策吧?”
“有。好着哩。”
他很乐观的样子,我们点点头,继续前行了。
马炉是一个葫芦状的沟。上游是是马炉水库,人家和梯田处,又形成了一个接茬,路就是葫芦的连接处处了。
梯田和水库是那个年代的产物,很有标志性。因为梯田在山的对面,交通不便,我们决定去水库看看。水库有十六七米,夹在两山之间。一律的石头水泥堆砌,堵住了水,锁了苍龙,保证了下游的安全,也给当地的农业灌溉提供了方便。这个工程是很壮观的,在那个年代,没有现代化的机械,完全是靠人力架子车推土运料,建起这个,真的不容易。
我见到排水口竟然坝底的一侧,和大家探讨了一下,始终想不通在聚水的情况下,那些水泥如何浇灌上去的?
下山时,听到不远处有二胡的声音,很是悠扬。便寻声而去,却原来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正在门前自弹自唱。他唱的是《血泪仇》中的一段。质问老蒋,声音苍劲有力,似乎胸膛里有火焰要喷发出来。
他的门前放着一把新?头。我问他,“这个,是要挖地吗,你还能干活?”
“挖地哩。?头是在县城花了12元买的。”他吐了一口气,又说,“越做啥,就越有劲。人是个惯食虫。”
我心里笑了。
从他身上,我似乎看到刘西有的影子了。
刘西有当村支书时,舍弃了自己的幸福,一心为群众着想,十二把嚼头立壮志,誓把荒山换新颜。他不问党要钱,要粮,要特殊救助(三不要),吃苦耐劳,事事向前,带领村子人发扬愚公移山精神,勤劳致富奔小康。村子人过上了好日子,他却积劳成疾,把一腔热忱埋在了青山。
看着满山的山茱萸,整齐划一的梯田,这个山沟沟竟然让人一再地留恋。也许,一个人是要有点梦想的。没有梦想,就没有明天的曙光。而梦想如果连接起来,野火也会更加燃烧接天际。这是一个人的村庄,也是一个有梦的村庄,我为到了这样一个村庄而自豪,而安然。
丹凤晒晒:陕西商洛人,70后,网络写手
贝薇薇小店,你关注了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