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个性签名

【中国当代作家联盟?散文】1507期︱陕西杨博谊《在回家过大年的日子里》

高端征稿 必须原创首发:校对准确,内容健康,言之有物。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作者简介
杨博谊,微信名“白桦树“,新浪博客为“耳顺少年”。如今已是孔寿老翁。热爱科学严谨智慧的数学,托邓公改开之春风上大学。虽专学数学苦读四年,仍只能在数学海岸望洋兴叹,终生以传递数学火炬为己任。喜欢用文字展示美好,表达感情,教学之余偶有拙文在中国教育报、南方日报、东莞日报、安康日报、教师报等报刊上发表。退休之后写博客健身,出书三本留与儿孙,分别为诗词歌赋,散文杂文,议政论教,书名圆梦在路上。
在回家过大年的日子里
杨博谊
兔年春节我终于回到我梦牵魂绕的故乡,我生活了47年的家乡。
从2月27日一踏上故乡的土地,就象掉进了一个无形的感情磁场,由不得你不去想那些关于春节的美好记忆,关于大辈子的青春记忆,那些记忆就象珍藏在脑海深处中的影集在翻新和涌动,每一次翻看都有新的感受和体会。四十多年风雨中的记忆碎片就象家乡腊月的寒风时时吹荡起自己一生中的满地鸡毛,每每拾起,就会在记忆的仓库中挖掘出一些被遗忘的碎片,每一点琐碎的记忆,都象电视录像中的一片花絮,牵连着一段难忘的情感或故事,都似璀璨的珍珠,在内心深处闪耀着,照亮着某个过去的或者未来的瞬间。
二十多天里,耳边回荡的是熟悉而久违的乡音,那是大唐盛世的国语。鼻子闻到的醉人乡味,那是只有安康烧饼和蒸面才有的独特香味。眼前晃动着那熟悉又陌生的建筑和人群,脚下踩着那亲切而熟悉的山水……整天沉浸在乡情、友情、亲情的海洋中,就象沉浸在秦岭深处的大氧吧那么荡气回肠,就象坐着快艇在大海中冲浪那么激动人心,当然也有着“不是还乡,没有衣锦”的无奈,有着“前度刘郞今又来”的感慨,但更多的是“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是耳边那首“一支歌,一支深情的歌,一支难以忘怀的歌……”,是“……亲人和朋友举起杯、倒满酒,回家的感觉,就是醉倒在家门口”,回家过年的二十多天,我的确每天都是陶醉、沉醉在故乡这个家门口的。
从外表上看家乡的春节和东莞有着很大的不同,一到春运期间,东莞到处可见的是拉着行李箱、提着大包小包的青年男女,他们要急着回去过大年,原本热闹非凡的城市突然走了一大半新莞人,一下就会感到街道的行人少了,公交车的人客少了,很多商店酒楼只好放假了事。他乡的春节好象和我们这些汉江游子没多大的关系,没有亲友来访,也没有亲友可访,一样的大鱼大肉,一样的两老相望,一样的早上下午,多的只是一缕淡淡的乡愁。家乡看到的情景刚好相反,拉着行李箱提着大包小包的汉江游子带着期盼和渴望、带着收获和喜悦、带着疲劳和一路风尘,纷纷赶回家过大年,他们也许是为了自己大地的丰收,也许只是为了母亲的微笑,不论票多难买、车多难坐,他们是一定要赶回家过大年。
家乡和他乡的春节表面上看着不同,但骨子里那浓浓的乡情、亲情和习俗却是一样的,三十同样的上坟、初一同样的给长辈拜年,初二初三同样的给同辈拜年,初三以后则是走亲访友的日子,春节彰显着以血缘亲情为纽带架构的中华文明的光辉。到处都是一样的红灯笼、红对联,一样的直摆到路边上的山码大堆的的鞭炮、年货、祭祀用品,家乡也有远自南方的榴莲、芒果,南方也有来家乡的红枣、苹果,市场经济就象自由流淌、无孔不入、永不腐朽的河水在神州大地奔流着,她所创造的社会财富是计划经济时代无法想象的,人们为了生活的更好就得赚更多的钱,要赚更多的钱就得更勤劳更智慧的工作,千千万万的小私就汇成了社会财富极大丰富的大公,每当我置身在这商品的海洋,才真切的理解了资本主义生产过剩的秘密。
原来想和一些朋友们多聚聚,谁知备席容易请客难。是啊,春节必竟是个亲人团聚的节日,是个亲情流淌的节日,他们也许早都成了麦田的守望者,正望眼欲穿的盼着远在异国它乡的优秀儿女们能在春节和自己多待上几天,那才是真正的是相聚一刻值千金。他们也许还在为作房奴、车奴的儿女们奔忙辛劳,孩子们也正期盼着他们春节回来撑起一家的门户。他们也许正在忙着打扫扬尘,归整房屋,筹备年货。他们也许正排着秩序的看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家该如何走。他们也许正在计划着迎接亲家的来访,那可是为儿女们撑面子,关乎儿女们一生幸福的大事,一定得办的有规格上档次,万万干扰不得,马虎不得。
家乡流动人口较少,不象南方初一早上就有菜市,家乡菜市开市那要到正月初三以后,各家正月十五以前,基本上都是在家享用着自己早就办好的年货。酒楼更是要到初八以后才开张。初七我和一位朋友吃饭,打了好多酒楼电话都说不营业,转了几条街也没有见到一个开张的酒楼,好不容易才找在一个火锅店对付了一下……
在家乡,吃腊八粥、祭灶、送灶、守岁、穿戴新衣服早已被更丰富的生活内容所代替。但打扬尘、贴春联倒还是很时兴的,人们打扫环境不仅有“除陈布新’、“纳故吐新”的涵义,更是想把一切 “穷运”、 “晦气”统统扫出门。清洗各种器具,拆洗被褥窗帘,洒扫庭院,掸拂尘垢蛛网,疏通明渠暗沟,到处洋溢着欢欢喜喜搞卫生、干干净净迎新春的气氛。只是条件好的家庭已经是请专业化的家政公司。入乡随俗,我们也把自己客居的三室一厅里里外外,打扫的干干净净,还在大门上贴了一副对联,鲜红的对联透着一种喜气,就象是冬天里的一把火,燃烧着看到它的你和我,令人兴奋和鼓舞。乡下有些还大门是还要加上“荷枪实弹”的秦琼和敬德来守护,那就更是一派新春景象。
三十、清明、重阳是祭祀的佳节,听说每年这两天一大早,公墓祭祀的人就会汇成一股巨流,为了防火、防交通事故和群体性事件发生,政府、公安和民政部门都要安排了大量的人力来组织引导。不过孩子外婆的坟地远在三桥头的村落里,加之大年三十,人少车少,开车过去当然是畅通无阻,虽说没有涌动的人流,但是所有的坟头上都还残留有鞭炮爆过后的纸屑,空气中也还弥漫着火药燃烧过的香味。
家乡的风俗是,三十早上吃臊子面,下午是团年的米饭大餐,初一早上吃水饺,下午又是米饭大餐,其余几天倒可以机动一些。大餐就是八凉八热的的洵阳八大件,很多家更是与时俱进,最后还来个紫阳蒸盆子,洵阳八大件和紫阳蒸盆子都是陕西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吃过的人都不能不佩服汉江饮食的独特的魅力。合家团聚,围坐桌旁,共吃团圆饭,共话家常,人们既享受满桌的美味佳肴,也享受着亲情、分享着亲人们成功的喜悦和欢乐。
除夕之夜是一年中最为热闹、喧嚣,最使人留恋的一晚。天一抹黑,就有东一声、西一响的鞭炮声,那是早已按捺不住的青年人们,在用鞭炮来宣泄一年的烦恼,寄取新年的祝愿。记得我们小时候,年幼的只有滴滴滴可放,胆大的也不过是放放大擂子、二擂子,现在可不同了,不要说我们老人叫不上那些花炮的名字就是小伙子也是一年一个样的得学学才行。
在孩子的大姨家吃完团年饭,就匆忙赶回临时的家中守岁,准备重温小时候在家乡除夕守夜的旧梦。清代潘荣陛笔下的京城除夕爆竹一点没过时:“除夕之次,子夜相交,门外宝炬争辉,玉珂竞响。而爆竹如击浪轰雷,遍乎朝野,彻夜不停”,现在时钟还没敲响十二点,爆竹的声浪已经是铺天盖地,根本听不清电视节目的声音,打开窗子向外一看,各式各样的花炮争相斗艳,把天空装扮的云锦一般,简值不逊色于那熖火晚会,我踏着十二点的钟声,也拿着我早就准备好的鞭炮下楼当了一回老顽童,我认真的点燃我的一千响,让我的鞭炮声溶入到乡亲们排倒海的声浪中,成为家乡喜庆欢乐曲中的一个音符,让我的红红的鞭炮纸屑也洒落在家乡的大地上,也装扮着家乡的美丽。除夕之夜特别冷,风还卷着雪花,但是它丝毫没有减弱人们喜庆的心情,我原期盼能坐一场雪,好让我感受一下久违了的瑞雪兆丰年的北国风光,结果雪没坐成。初一早上倒是碎红满地,灿若云锦,象是大地铺上了红地毯,这真是满门瑞气,开门大吉,喜气洋洋,心旷神怡啊。
我们的青春记忆中最深刻的是物质馈乏、是饥饿和暑假打工赚学费,那里有什么压岁钱,后来儿女们的压岁钱也只是几十、几百的变化。但现在,孩子们压岁钱已经是十倍、几十倍的增加,这次我太太光给她的侄孙、外侄孙和其它小孩子就派发了几千元之多,可是小孩能否体谅到挣钱的艰辛、感受到成长的欢乐、理解到长辈们的希望就很难说了。
我在家乡的土地上慢慢的行走、细细的品味、努力的寻找着过去,过去的春节,过去的历史,过去的情感。我在生活了几十年的东大街5号,解放路15号、机电修造厂、职教学院感悟着院落的灵魂。在父母的坟前进行着与神灵的对话,完成着自己感情的净化和升华。
人生已走过了大半辈子,也许今后我还会这样用脚步丈量大地,用心灵一路寻找,用笔一路述说,喜看春华秋实,笑对潮涨潮落。
(图片取之网络)
《中国当代作家联盟》编委会文学顾问:匡文留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相裕亭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吴文茹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岩 波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陈 武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何 华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乐 冰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董 坚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韩 生 作家语文特级教师 杨志明 作家 英特华集团总裁法律顾问:宋维强英特华集团法务部部长 卢学华 哈尔滨十佳律师主 编:李培东(楚狂)副主编:孙永辉(溯草)副主 编:张钊华(枫华)副主编:白晨宁(白金)诗歌责编:王道海(逍遥)布占祥(老骥) 李 立(美纶)王 辉(王子)散文责编:李淑华(牵手)杨 杰(木槿) 管金鹏(蔚蓝)安凤娟(冷月)小说责编:尹淑英(绿地)张淑华(归鸿) 董立华(千里)付培金(夜风)图文责编:孙永辉(溯草)白晨宁(白金)电视台报道《时光的记忆》新书发布会暨李培东作品研讨会
(2018年当代作家联盟精选《时光的记忆》(2019年当代作家联盟精选《飞鸟的天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