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朋友圈说说

墨安 | 那就睡吧

这世间,有很多事,残酷而狰狞,真不值得相轻。看看朋友圈,天天都能见到各种各样的感叹——不再钟情的恋人,不再亲密的朋友,不再交心的知己……伤害,被伤害,都是撕心裂肺,不留情面。
随笔
文/ 墨 安

墨 安 /文
那就睡吧
醒来时,是凌晨。我怀疑是被冷醒的。睡前,闷得慌,开了空调,冷风一直嘶嘶地吹。也可能是被雨棚的噼啪声吵醒的。雨具体是啥时候开始下的,我不知道,反正我醒来时,雨吓得嚣张,肆无忌惮。
习惯地醒来就去摸手机。在朋友圈撞见一条刚刚发出来的说说:“喝醉以后的凌晨,外面传来惊天动地的敲门声。另一个喝醉的男人,在寻找杨木呷。第一反应是打开门,让他跌跌撞撞进来,揍他一顿。第二反应是报警。第三反应是忍受他来来回回,凄厉地叫:杨木呷啊,杨木呷……在凉山,多少好事和坏事,都在酒中。干了吧。”
写这条说说的,是我喜欢的一个小说家。他年龄比我小。他叫我哥,我却不敢端着架子喊他弟。我尊他为老师,真心实意。我尚在玩QQ空间,写乱七八糟的日志,和网友闹腾时,他就在写小说了。待到我开始写小说,他已经发表了大量的作品,获得了许多有分量的文学奖。就拿现在说,我的床头就放着他新出版的小说集。而且,前几天刚和一个文友讨论过他的中篇小说《狮子山》。文友似乎比我还喜欢他的小说,几近崇拜:读他的小说,总能感受沉甸甸的真实质地。他的《狮子山》太让人震撼了,同时把两个故事平行展开,在高潮掀起时,又自然融汇,爆发出强烈的冲击感……文友说了很多,我却嗯嗯唔唔,没有老实交代,小说最后那声枪响,一直在我耳畔回荡。不说,就不露怯。就当是装老练吧。
这个凌晨,读到小说家的这条说说,先是笑了,之后鼻子酸了。我如同又读了他的一篇小说。想象着那个醉酒男人和杨木呷有着怎样的交集,发生过啥样的故事。
杨木呷,不像是女人的名字。应该不是一个爱情故事吧?可我却固执地往最近在抖音上很火的神曲《你莫走》上联想。
似乎,那个喊叫着杨木呷的醉酒男人,正破着嗓子歇斯底里吼:妹儿丫头你莫走,唱首歌歌儿把你留,歌中有我对你的真情,歌中有你的温柔……
然而,却没有一个回眸生媚的甜糯女声随他和:哥哥哥哥我不走,妹妹陪你到白头,陪你直到星星不眨眼,陪你直到月亮躲山沟……
我想,那个醉酒的男人,要是真被揍一顿,兴许是件好事。有些梦,醒在凌晨,虽然剜心刮骨,但痛最能激发自我觉悟,自我救赎。
雨,把天冲刷亮了,还不肯停歇。吃了早饭,困意袭来,却不能上床去睡回笼觉。
早前和邻县的文友说好了,这天,请他们来喝茶。约定,风雨无阻。
我愿意相信,天气没有扯怪叫,只是喜欢检验友情。前阵子,新都的文友邀约我去桂湖喝茶,说的也是风雨无阻。去的那天,也下着雨。
而没有约与被约的日子,天是晴着的。甚至一连晴上十天半个月。尽管,有些时候,天晴得不认真,不严谨。太阳忽而明晃晃地招摇,忽而又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但天是蓝的,不算灰扑扑的阴。我把不下雨的日子,不算阴的日子,都归为晴天。毕竟,晴这个字眼儿,容易让心情明媚。
当然,雨天也是妙趣的。雨天,凉爽怡人,可以恣意煽情:一下雨,就想你。进而还可以升华成:一下雨,就想见你。
和邻县文友约的碰头地点在西川佛都罗汉寺。
获知他们已经在路上,我便不敢磨磨蹭蹭。好在,天气不好,打车倒是挺方便。除了可以叫滴滴来接,出租车也推出了电话叫车。到楼下,只等了几分钟,就有抢了单的出租车开来。
好久没去罗汉寺了。
受疫情影响,罗汉寺从除夕那天就关门谢客,直到近日才重新开放。据说,头几天进寺院,得戴口罩,测体温,做登记。现在已经简化到测体温,扫健康码了。进去了,才知道,原来开在寺院里的三个茶馆,都还未获准营业。我们常去的西厢茶馆,大门上挂着黑黑的大锁,关着冷冷清清。
幸好,在寺庙东厢,有画家朋友的工作室。去他那里,既能躲雨,又能喝茶。一时兴起,且不怕丢丑,还可以执笔涂鸦。画家朋友大气,不会计较浪费笔墨纸张。谓之曰:雅耍,耍雅,开心就好。

茶喝得差不多,就该吃午饭了。酒真是个好东西,几杯下肚,好意思,不好意思的话,都敞开了说。逗笑惹叹,绝无嫉妒恨的相轻。毕竟,只是爱好,都没有指望靠此为生。各写各的,不外乎谁悄悄搞了小动作,走了什么关系,那也是人家的本事。说过了,就被风吹过了,不存半点嘲讽,踏屑。
这世间,有很多事,残酷而狰狞,真不值得相轻。看看朋友圈,天天都能见到各种各样的感叹——不再钟情的恋人,不再亲密的朋友,不再交心的知己……伤害,被伤害,都是撕心裂肺,不留情面。
当初的相知相惜,来自于茫茫人海的对上眼,如今的渐行渐远,不过是把曾经的对上眼还给了茫茫人海。大可以潇洒点,痛快点,如我喜欢的那个小说家说的:“多少好事和坏事,都在酒中。干了吧。”
夏天的雨,落在酒中,哪有是非对错?
干了吧。
下午,雨停,文友说走。留不住,就送上车。拱手约,空了再聚。
转身回家,半道上碰到以前一同做机械加工的熟人。
——呵,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今儿遇到了,再咋样,都要整顿酒。
——整就整。
——今年活得真不容易。上半年防疫抗疫,下半年防洪抗洪,生意做得垮垮杆杆,再不讨好一下肠胃,怕是都没力气熬下去。
——不要悲观,不要着急,困难只是暂时的。你要的,岁月迟早会给你。
——话是这么说,理是这个理。可是,你想过没有,岁月又不欠你,凭什么,你想要什么,就要给你什么?
也对,而今眼目下,鸡汤鸡血都不管用。还是端起酒杯,干了吧。
夜色起,刚回到家,雨就跟着撵来。
不由得开始忧天。新闻里天天都在播报,哪里遭了多少年不遇的特大暴雨,哪里又发生了多少年不遇的特大洪涝。我所在的小城,会不会下连连雨,会不会被灌成浪打浪的海?
何以解忧?唯有调情。上微信,与伊说,一下雨,就想你;一下雨,就想见你。
伊在忙。伊不方便。伊没心情。
伊说,醉了就去洗洗睡。
伊又说,别洗澡了,醉了,不安全,直接去睡吧。
唉,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
那就睡吧。

作者简介
墨安,自由写作者。在公开报刊发表中、短篇小说和散文百余万字,著有长篇小说《胎神制造》。(2012年,作家出版社。)
墨安近期还写有:
墨安 | 我在等雨呐
墨安 | 刺激吧?
墨安 | 难将息
墨安 | 又到看荷时
墨安 | 和她一起朝前走
配图选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ID:moanxianyu
识别二维码关注
《墨上尘事》文学微刊接受文友投稿。
散文,随笔,小说,一千字以上。诗歌三首以上。
赞赏全部转发给作者。
点击“阅读原文”可了解详情。
收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cxzhouxh(墨安)
等你加入
我们有一个不乱发广告、不乱发链接的“读者、作者交流纯文学群”,只要在“墨上尘事”或“墨上戏”微信公众号发表过作品的作者,或在“墨上尘事”或“墨上戏”微信公众号作品后面留言超过五条的读者,均可申请加入。
符合条件,愿意入群的朋友,请联系微信:
z15383590130(春秋冬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