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爱情文章

那些对猫过敏却依然养猫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
“我养猫,但我猫过敏啊”
盖伊·特立斯在《纽约:被忽视之城》里打量城市里的猫,其中有一桩因为对猫过敏引发的“生态失衡”:
“码头工人对猫有过敏症,他就下毒药毒死了那里的猫。结果不到一天的时间,老鼠就泛滥成灾了。工作时,工人们看到成群的老鼠在箱子上爬。在九十五号码头,老鼠开始偷吃码头工人的午餐,甚至开始攻击人。结果,他们不得不紧急地从附近街区调来野猫。现在,鼠患终于得到了控制。”
?? 《教父》
人对猫过敏,不只在纽约。有资料表明,10 个人里就有 1 个人对猫过敏;在中国,有超过9000万只家养猫。
都市文化的影响下,养猫被认为是不难获取的流行时尚,对居住空间以及外出时间的要求并不像狗那么严苛,同时又给人以陪伴和交互感。另一方面,猫的社交货币属性不言自明,打开对方的朋友圈或头像,用猫的图片扯开对话的线头。但,对猫过敏可谓一门玄学。有人不知道要测过敏源,猫到家了流泪不止,浑身痒,哮喘呼吸拉风箱;有人养了几年,和猫如胶似漆,有一天突然对猫过敏,不得不隔离彼此。
??《老人与猫》
那些与猫共存的过敏人在坚持些什么,放弃养猫的人又经历了什么。身体和精神的折腾之下,他们想要脱敏的,除了纷飞的猫毛,是对居无定所生活的忧虑,还是对生命责任感的缺席。
本期问你哦,我们向身边对猫过敏但养了猫的朋友,抛出了几个问题:
你的猫现在还在吗?
你是在养猫之前还是之后发现的过敏?
敏感这件事,会让你讨厌自己吗?
以下,就是TA们的自述。
??《捉贼记》
@说哦
“今天把家里剩的四个猫罐头送了同事。想哭。”
总是被“突如其来”撞到。
突然被劈腿。突然失恋。突然离开北京。突然失业。突然病倒。突然爱上一个人。突然遇见一只猫。突然对猫过敏。当然,突然过敏是最荒诞的。
??《夜以继日》
事情要从我养第一只猫开始讲。5年前,毕业后我就留在北京定居,有一个谈婚论嫁的男友。刚好有一个朋友捡到一只暹罗猫,怎么找都找不到主人,中途这只不安分的猫把楼上的猫肚子搞大了,还老揍别的猫。我自信算是稳定到可以负责任,把这只恶霸带回了家。
猫来了,他劈腿了。
??《夜以继日》
有一天他跟我说,觉得我哪里哪里不好,实在跟我过不下去了。我不知道他劈腿,就觉得是自己的问题,连对我这么好的人,都想离开我,我太讨厌自己了。我不顾一切地想逃走,搬家搬得很着急,猫也没办法带走。
这么多年,我们所有爱好都是共享的。有话剧上就去看,周末都在小西天看电影。即使分手,我们的行程重叠度还是很高。他新女友是北京人。肯定不能指望他们挪走。这个城市的痕迹太多了,那我走吧。
??《夜以继日》
搬到深圳后,我还是好喜欢猫,感觉世界上所有的猫都好看,房东也允许我养猫。第二年,我感觉自己又到了可以对猫负一下责的稳定状态,就联系专门救助流浪猫的女孩。
两只猫还没到家,我就置办起来,还认真地封了窗。猫粮、猫窝、猫砂、猫砂盆、猫抓板、猫爬架、毛梳、沐浴露、洗猫袋、毯子、逗猫棒、猫砂除臭剂、猫罐头、垫子、木天蓼、驱虫药、猫包…..
猫来的第三天,我哮喘发作了,喘不过气来。只好先把自己关进屋子隔离开,白天就一直加班。心里面跟猫说,妈妈不是不爱你们,是妈妈得了传染病,不能跟你们在一起。
??《波西米亚狂想曲》
那天给救助人发消息,不停地道歉,说我不能继续养了。我是一个特别在意契约和规则的人,不管那个规则多狗屁不通和莫名其妙,我都会遵守,除非真的被压迫到不行,才会思考拒绝和反抗。在小区门口,在一个要往前走50米的才可以过马路的斑马线,大多数居民会直接横穿,但我每天都会走那个50米。
所以在承诺要养之后,无法履行契约,给别人和猫添麻烦。我连续几晚睡不着,持续地陷入巨型焦虑,虽然这个焦虑一点鸟用都没有。
猫离开后,我生病动了个小手术。一个小小的良性肿瘤。一直都是一个人,只是在全麻之前,找了一个女性朋友来签个字。
??《夜以继日》
回家看到猫生活的痕迹,我空荡荡地站着,真惆怅啊。
我总觉得北京是我的伤心地,北京好大,没有边际的大,没什么值得爱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偶尔还是会惦记那里。在北京养猫时什么事也没有,但到了新的地方,我的体质改变了。离开一座城市和一个人,后劲原来如此持久。
毕竟长大了好多,现在的状态和以前的状态我都接受。身边有别人很好,有猫很好,没有也没关系。
??《波西米亚狂想曲》
@欧茨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是一段临时的感情。”
北京入冬的时候,有个朋友来求助,因为严重的猫过敏,他必须和猫隔离。我知道自己也过敏,刚开始我婉言拒绝了。
??《醉乡民谣》
连着两三周,原来的主人还是找不到人养猫。我放心不下猫的情况,冷静想了想,我过敏应该不会很严重吧,鼻塞流鼻涕这样的症状尚且能忍受。
我在国内筹备自己的第一部影片,因为疫情无法回洛杉矶。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和猫是暂时的关系,是一定会分开的结局。
??《醉乡民谣》
像我这样四处移动,居无定所,生活状态不稳定的人,长期养动物肯定是不负责任的。我想做导演,要不停地书写和体验。但我很喜欢动物,创作的主题,也是关心跨文化环境中移动的人,人和周遭环境的关系,都市成年人的羁绊和孤寂。从内心深处,我珍惜养一只猫对我日常生活的改变与刺激。
比较大的麻烦就是痒,绝对不能让猫爬上我的枕头,也不能把头埋进猫的毛发之中。
??《醉乡民谣》
前几天,原本的主人决定还是自己养。他们搬进大房子,给猫准备了一个单独的房间,这样就可以有隔离区。但他们没有跟我说什么,也没有暗示我要还回去。就还是让我继续养着——是一份借来的温情,我知道的。
温情的确挺容易上瘾的,但居无定所是我的选择,有些人就注定要在路上。这个心理预设还是会影响我和猫的关系。即使喜欢,也会告诫自己不要投入过多的依赖,情感上在充沛和节制之间摇摆。而且我知道它不完全属于我,但我又要对它负责,一开始就小心翼翼瞻前顾后。
??《老师与流浪猫》
猫很会察言观色,它察觉到我这个心态,发现我好欺负。之后就开始欺负我,脾气特别大,有什么得不到就抓我咬我,还特别不喜欢我打电话。是不是很像亲密关系里,人与人的相处?并不是我对别人越好,牺牲越多,就能得到越多尊重的。
??《醉乡民谣》
和猫确立规则的过程里,我会不自觉地装载观察视角。我发现猫很喜欢踩奶,我猜它可能对自己小婴儿时期有深刻印象,所以它一调皮,往枕头冲什么的,我就扑过去抓住它的后颈肉,模仿猫妈妈教训孩子。非常有用,(猫)一下子就冷静了。如果也能这样待人接物就好了,逮住不听我话的人,猛地抓起他的后颈肉。
还有就是洗脸,猫毛飞到脸上,我就一头扎进洗手台,把水龙头掀到最大,任水流把看不见的一切冲走。
??《黑衣人》
@小王
“猫也会对人过敏。”
我想你可能搞错了。不是我对我家的猫过敏,是猫对我家过敏。
3年前,我完成学业,留在英国做金融分析师。学生时代想象不到的,那种稳定而且可控的节奏慢慢入侵我的生活。
??《惊奇队长》
以前也想过养猫。想一想就赶紧打住。弃养的案例那么多,我听说有人因为家里的孩子对猫过敏,哮喘发作,所以想要把猫安乐死。定居之后,责任感这件事自然而然就来劲了,感觉做很多事都不发慌了,决定养猫也是。
有一天我和猫玩,发现它前面的左腿肿得好大。又过了一天,它开始挠自己的眼睛,眼睛变得红红的。我怕再挠下去皮肤就要溃烂,就带它去看医生,医生查不出原因,只能开止疼药缓解痛苦。在之后的一周里,它的右腿也开始肿了。血液检查的结果是过敏。但当时因为疫情封城,我无法带猫去做过敏源测试。
??《蒂凡尼的早餐》
我第一次听说猫还会过敏的。医生开了类固醇的药,他说是现在世界上几乎唯一的能抑制动物过敏症状的药。
猫机灵得很,给猫喂药得斗智斗勇。早上,我把药埋在罐头或鸡肉粒里,下午回家一看,它把药挑出来,现在我是掰开嘴强塞的。喂药还不是最难受的,这个药对猫的肾脏和肝脏有伤害,我就很彷徨,吃还是不吃呢。
??《蒂凡尼的早餐》
医生让我想一想最近这几天做过什么。有没有换过猫粮,用什么洗衣剂,家里添置了什么新物品,多久没清洁了。我越想越慌。虽说每天都是生命里普通寻常的一天,但如果逼迫自己回忆每一天的区别,你真的会惊异于自己的花头精可真多。可能是下班换了一条路走,可能是收了一个快递,可能是换了一件藏在衣柜深处的衣服。
我刚给猫买了一把梳子,硅胶的,我骂自己干嘛买梳子,搞不好就是因为它。
??《蒂凡尼的早餐》
过敏好像一种确定性的“节外生枝”。有人拎起鞋带,鞋子孤零零地在空中晃悠。时时刻刻,我处在不知道什么会触发ta松开手,担心鞋子猛然坠落的紧绷里。
上网找资料,寄希望于别人的经验分享。我这才意识到动物过敏的讨论稀缺,而且猫比狗更少,信息特别匮乏。我也在想,天哪,不就一个过敏嘛,为什么搞得像得了罕见病一样。
??《蒂凡尼的早餐》
我就发起了一个帖子,谁有问题都可以加入,一开始单纯想找人说说话,能有人理解过敏带来的不安定感。有两个香港和北京的女生来找我,我们三个人交流经验。本来觉得猫过敏不常见,所以没指望很多人进来。结果直到现在,每天都有2-3个人来问我可不可以进群,各个地方都有。
我也见识到了各种过敏的原因,其实和人的过敏源差不多,花粉、树粉、灰尘都有。还有一个猫特别神奇,他对人过敏。人的皮肤皮屑会造成他的不舒服。
??《蒂凡尼的早餐》
想象一下猫主人测试了几十种可能,排查了整个家,最后发现是自己的存在导致这一切。
但她还是养着那只猫。
写在后面
与猫的关系,透射出人对他人的观看路径,以及与世界的相处之道。猝不及防地,当自我和他者产生排异反应,很多情况下,不是逃避、排距就能一劳永逸地解脱的。我们与每一个生命打的交道,都经历过漫长的试探与磨合。还是无法适应的话,要么在自己身上垒砌更多隔离措施,要么接受割舍之后的失落与不安。
??《老人与猫》
苏珊·桑塔格在《疾病的隐喻》中说:“健康本身终于被等同于这些既带宗教色彩、又含商业气息的价值准则,健康成了德行的证明,正如疾病成了堕落的证据。”
有时候,我们是需要一些小心翼翼一些惴惴不安的。把猫带回家,主体性建立在人的购买行为之中。猫带来的突发情况,或许也在提醒我们,别糊弄生活哦,不是进入了你熟悉的地盘,我们就安稳无虞,我们就可以不谨慎地对待关系的——从这个角度说,人类对猫的过敏,几乎像是被放置在我们生命中的一个隐喻。
??《蒂凡尼的早餐》
????
来聊
你和你的宠物今年春节怎么过?
撰文/竹实
编辑/Svet
排版 /naomi
NOWNESS
更多「动物与生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