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人生感悟

《文斋堂》第一届征文大赛作品241号:张旭培·散文‖自由落体

关注「文斋堂」,与您一路同行
自由落体
文/张旭培
节气已近仲秋,但江城似乎尚处在夏季。一个桂花飘香的傍晚,我独自漫步江滩。信步徐行之中,有着一丝忧郁。
不知不觉走累了,于是我就静静地躺在江边的石凳上。似睡非睡,就那么似无呼吸地躺着,感受着夜晚的江风拂面。汉阳江滩风景迤逦,游人熙熙,但他们的欢声笑语不能驱散我的哀愁。
过了一会,我微微睁开眼睛。咦,旁边的这棵垂柳怎么变成了惨淡的黄色好像寒秋还没来临啊?我有点诧异,于是坐起身来细看。
哦,原来是江滩黄色的灯光,它照黄了本是绿色的垂柳。
我本喜欢橙黄色,不仅仅是橙黄色象征着温馨和淡雅,而是这橙黄色对我有特殊的意义。那被灯光染黄的垂柳,不由勾起了我的思绪……
大学毕业后,我独自到武汉发展。投了简历又投简历,除了失落还是失落。就在消费掉身上最后的十元钱后,自命不凡的我彻底感受到了人生的无奈和寒意。如果我没什么学历,也没受过什么高等教育,我会放下自尊去乞讨。因为脏脏的食物也能果腹,嗟来之食也能给与我能量,然后再向理想出击。但是,我可是双学士,相当于硕士啊,怎么能屈尊忍受那冷语横眉?
一切并没有奇迹出现,我背着包从那个小旅馆走了出来。我没有哀求那个有着一双冷酷的眼神的黑胖的老板,因为知道没有用。哪里是我的家呢?我去哪里呢?
我不知盲目地走了多久,竟无意踱上了武汉长江大桥。这万里长江第一桥真是雄伟啊,可浑身发冷的我没有一点欣赏它的兴致。冷冷的江风猛然吹来,我不由抚摸被吹疼的脸面,突然觉得扎手无比。我愣住了,双手也停留在了粗糙的脸上——多少天顾不上刮胡子了,现在镜子里面一定是瘦身版的李逵和张飞!
我自嘲自语地说:如果我现在把弯曲的腰板挺直起来,一定像那些沙场将军们威武无比。落魄到如今这个地步,我是再也不会相信那些什么“天无绝人之路”、“船到桥头自然直”的狗屁之言了。是啊,又不是拍影视剧,哪里有那么多的奇迹和巧合。
凛冽的江风依旧肆无忌惮地切割着我,我任凭它吹。突然,一股强力悄无声息地向我撞击过来,没丝毫准备的我倏然摔倒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急着赶路,不是有意的!”一个女孩子惊恐之极的声音随即响起来。
这个身穿橙黄色鸭绒袄的女孩子赶紧停下自行车,过来把我搀了起来,她大大的眼睛惊魂未定。我早已冻得麻木,丝毫没感觉疼,于是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冲她摆了摆手说:没关系,没关系,没事,没事!
我带你到医院看看吧,刚才摔那么重!她圆圆的小脸吓得煞白,担心地说:万一伤到骨头了呢?
没事,没事,你赶紧上班去吧,别迟到了。我依然坚持让她离开。
我还是真的急着上班。这样吧,我先拔你伍佰元,你自己去医院看一哈。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联系电话,有事您扣我。我先走了。她看我也是年轻人,也估计确实没大碍,硬往我手里塞了伍佰元钱,又交代了几句后,就匆匆地骑上那辆女士单车走了。
我一下子愣在了那里。伍佰元,伍佰元,又能让我有几天坚持!我顿时浑身有了力气,急匆匆地下了桥,急匆匆地进了一家面馆,急匆匆地要了三大碗兰州拉面,急匆匆地吃了下去,也顾不上旁人的惊诧莫名了。吃罢三碗面,浑身开始发暖,我又满意地饮了一杯免费的热茶后,慢慢翻看把那个姑娘留下的名片。
李蒙蒙,《橙黄色》杂志社的主编!天哪,我不是正准备向她们报社应聘吗?难道该我苦尽甘来,难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以后的一切都合理合情顺水顺风。主考官李蒙蒙主编看到我后也很吃惊。因为她的坚持,我被顺利应聘,到她们杂志社做了一名文字校对编辑。因为我暂时租不起房,她还向杂志社领导求情让我晚上住单位。犹如溺水之人突然抓到了一棵稻草,我对来之不易的工作自然尽心尽力,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对于这个简单的工作,中文和法学双学士学历的我很快就游刃有余。之后,我又在本刊和其他刊物连续发表了几篇重量级的文章,杂志社开始对我刮目相看。我自认天生就是个搞写作的料,不管是在走路,吃饭,坐公交,还是应酬,旅行中,我都能别人的言语中找到营养并加以汲取。有句成语叫物尽其用,我算是时尽我用了,没有把自己时间丝毫浪费。
看我如此尽心,李蒙蒙也开始带我出去采访,带我去见识武汉的文化圈名人。后来她又让我单飞,尝试让我挑重担。每次加班后和她相视而笑时,我发现她的脸上会飞起丝丝的红晕。
于是,整个单位都知道我们相爱了。同事和领导们在拿我们开玩笑时,90后的她竟然会掩面低头,无比害羞。
一年后,一个周末的下午,阳光和煦的初春日子。蒙蒙提议让我和她漫步长江大桥。不知不觉来到了我们相识的地方,她羞涩地笑着说:我们真是不撞不相识哟!这一撞,竟然撞来了一个帅气的大才子。
我静静地向她凝视,她还是穿着那件橙黄色的鸭绒袄,不同的是脸上的表情:去年今日的她满脸惊恐,今日的她满脸都是热恋中的甜蜜和幸福。
猛然,我不顾四处有人把她拥在了怀里!她惊慌失措地略一挣扎后,便把脸靠在我的肩头不再言语。我坏坏地笑着说:你以为撞了人只给伍佰元就那么便宜啊?今后我要纠缠你一辈子,哪里跑!
她把小脸扬了起来,笑嘻嘻地说:贪心!我不要庸俗的钻戒,但是你的下跪呢?
我一看附近刚好没人,于是就扑通一声单膝下跪,拉起蒙蒙的小手,随后对着滔滔长江大声呼喊——李蒙蒙,我爱你!李蒙蒙,我爱你!
两个人热吻到了一起。不管天,不管地,不管空气。良久,良久,我首先抬起头,看着她秀丽的眼睛问:你那么优雅,那么能干,为什么一直没谈恋爱呢?
我一直在等我的真命天子。而你,好像就是。她笑嘻嘻地说,大眼睛忽闪忽闪地。
为什么?我不算最帅,也不算最有才,还没有背景,还无房无车,为什么?我颇为不解。
因为你的善良,善良无敌!如果你是个无赖,那天估计会讹我好多钱,但你没有。她醉眼朦胧地说,并且我后来慢慢发现,咱们在工作上也是黄金搭档,天生和谐。
我一直这样认为:在我还没发达时,得到的爱情才是真爱。谢谢你的抬爱,以后,我会用生命去呵护你!我郑重地对蒙蒙表白。
蒙蒙幸福地主动拥抱了我,并在我耳边轻声唱那首《传奇》。我被她的情绪感染,在大桥上即兴来了一段街舞,多情的江风把蒙蒙的长发吹起来,吹起来……
根据蒙蒙的提议,我们共建了一个账户,比赛看谁往里面存的钱多。又根据我的提议,我们比赛看谁发表的文章多。由于爱情的滋润和鼓励,这一年我们都创作颇丰,并获得了同事的尊敬和领导的看重。
那天我们手拉手肩并肩走在大街上时,我得意地问蒙蒙:我们是不是江城最靓丽的金童玉女?她听后哈哈笑笑,用手刮了刮我的鼻子,又在我腰里拧了一把。
那天领导安排我去邻省采访一个重要人物,来回需要十几天。没有心上人的陪伴,这十几天真是度日如年了。采访任务终于完成了,我在火车站买票的当口,突然接到了蒙蒙父亲的电话:你快回来吧,出大事了……
未来岳父的声音沉重悲伤,他的话语却是晴天霹雳——他家发生了火灾,就是因为他的烟头随手丢弃点燃了地下的报纸,报纸又引燃了沙发,沙发又引燃了整个房屋。蒙蒙为了救她的母亲,被烧伤了,美丽的容颜严重变形!
我顿时呆了!愣了一会,赶紧换乘飞机。但令我焦急的是,由于那天刚好有暴雨,飞机也一路晚点,两天后才赶回武汉。我没有回单位汇报工作,而是直接冲向了蒙蒙住的医院。
蒙蒙的父母在照看她。他们一看到我,马上站了起来,然后又颓然坐了下来唉声叹气。蒙蒙用被子蒙着头,拒绝和我说话。
蒙蒙,你到底怎么了,让我看看你吧!我哀求她道。
她依然拒绝面对我,但我感觉到了她在被窝里抽泣。
真是天降横祸。我沉默下来。过了一会,我郑重地对蒙蒙一家三口说:为了恢复蒙蒙的美丽,我要带蒙蒙她看遍全世界的烧伤医院!
我美丽优雅的女儿啊……蒙蒙妈妈看着我大哭起来。
你刚参加工作,哪里有那么多的钱呢?我们老两口的退休金也不高,也没存下什么钱。蒙蒙的父亲沉重地说。
我卖血卖器官也要治好蒙蒙!我郑重地表态。
他们愣了。
我向杂志社请了长假,把我和蒙蒙共同的九万元存款取了出来,又向同事借了五万元,准备带蒙蒙到北京最好的整容医院。
我偶然瞥见了镜子中的我——天哪,头发很长很乱,胡子拉碴,目光呆滞,好像神农架的野人跑到了江城!
我决定去理个发。我钻到了一个小胡同里,因为小胡同里的物价相对便宜。问了半天,终于有个只收八块的理发馆。那位黑胖的理发师在我头上的荒草地切割时,我的电话突然响了,里面是蒙蒙妈痛哭的声音:张琳,你快回来吧,蒙蒙不见了……
我顿时大吃一惊,也不管头发只理了一半,站起来就往外跑。那理发师被我的举动惊呆了,忘记了收费。
“你快来一桥,汉阳这边!”我在路上时,蒙蒙的父亲又给我打了电话。
一桥?难道蒙蒙?我的腿一软,无力地坐在了地上。
在出租车上,车上的电台播放了这样一个消息:长江一桥汉阳桥头又有一人轻生,自杀者是个年轻的女士……我顿时昏厥了过去。
后来,我看到了蒙蒙留给我的遗书,是一首诗:
自由落体
即将跳下的那一刻
我闭上双目
屏住呼吸
没有思绪
我跳下去的轨迹
笔直笔直
不像二次函数的抛物线
那么美丽
但我的初速度为零
可谓标准的自由落体
我一直把美丽当做唯一
如今美丽离去
我也须离去
有一种感觉叫做绝望
有一种选择叫做放弃
尽管我天生优雅
但对这种难看的死法
已丝毫不在意
伟大的伽利略
我来了
我将用我的生命
对你的公式进行诠释
最后还有附语:我亲爱的妈妈,我亲爱的爸爸,对不起,我先走了。请你们代我向张琳致歉。我知道,我的脸烧伤的太严重,根本无法完全恢复。我,我再也没有勇气面对张琳。
我亲爱的张琳,对不起!我怀念我们浪漫的相识,我怀念我们爱情的甜蜜,我喜欢你的阳光,我喜欢你的帅气。我知道你喜欢橙黄色,今天,我穿着你送我的橙黄色连衣裙,在我们第一次邂逅的地方跳了下去。我告诉你,我跳下来的过程是优雅的,美丽的。
我跑到桥上像野兽一样狂吼起来,吼声非常凄厉……
作者简介:张旭培,生于1973年,就职于武汉铁路局,业余文学爱好者。长篇小说《黄莺的婚事》曾获得2011年湖北省长江杯网络文学大赛优秀奖,数首诗歌曾刊登于《诗中国杂志》34期,在单位刊物多次发表作品。
《文斋堂》第一届征文大赛启事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孕育着一年的希望。让我们在这无限美好的春光里,相约一年的丰收与喜悦。应广大文友的约请,《文斋堂》决定举办第一届征文大赛,让全球广大文友们欢聚一堂,抒发春天的赞歌。
一、征文要求
1、主题:讴歌美好生活,弘扬时代正气,传播传统道德。
2、体裁:散文、小小说。
3、字数:3000字以内为宜。
4、时间:投稿截止日为2019年5月31日,揭晓日为2019年6月10日。
5、投稿方式:微信13886223417(为主),邮箱[email protected](为辅)。
6、入围基本要求:阅读量300以上,留言40条以上,赞赏20元以上。
7、评选标准:总得分=阅读量分+点赞分+赞赏分
说明:1个阅读量得1分,1个点赞得1分,1条有效留言(即十个字以上留言且每人限1条)得2分,1元赞赏得10分。
二、奖项设置
一等奖1名,奖金300元;
二等奖2名,奖金200元;
三等奖3名,奖金100元;
优秀奖不少于10名,奖金30元。
三、注意事项
1、参赛作者投稿时请务必注明“参赛”字样,并附200字以内个人简介及一张高清生活照。
2、参赛作品一律以word文档或纯文本文档格式投稿,必须为原创首发,并授权本平台使用。一旦发现抄袭立即取消参赛资格,涉及知识产权自行解决。
3、每一位作者投稿数量不限,同一位作者可以获得多次奖励。
4、参赛作品无基础稿费,其赞赏金10元以上的50%发放给作者,大赛结束后统一发放。
5、大赛期间不影响平台正常发文。
6、所有来稿均视为同意本次大赛约定事项,大赛最终解释权属于本平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